黃泉安:希聯死在自己人手上,活該!

2017年08月28日     1,045     檢舉

 

加巴星留下一句名言:「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和朋友,但有永遠的原則。」如今,以這句話套用在希望聯盟四成員黨身上,是分外貼切,因為公正黨領導短視眼前利害,只顧保住雪蘭莪州政權,選擇與伊斯蘭黨陳倉暗渡,結果鑄成黨內鬩牆誶帚,黨外雞鳴狗吠。要問:希聯前路擺何方?

說公道,希聯在選戰當前仍沒能擬出夥伴協約,公正黨卻選擇退居牆角,仍以「避免多角戰、增加對國陣勝算」理由,純粹是展現懦弱的政治行為,未戰先衰,深令希聯支持者失望氣餒。要問:安華身陷牢獄,公正黨的正能量何存?黨里還有醒目的領袖出來領導群倫嗎?

其實,希聯支持者開始咆哮,公正黨截至眼前非常時期仍與伊黨藕斷絲連,關鍵出於署理主席阿茲敏阿里陣營,因力主聯伊而在黨內掀起極大分歧,內訌已隨士拉央國會議員梁自堅辭去黨政治局成員職位引爆。這裡大有背景可追。

希聯前身「人民聯盟」於2013年大選後立刻崩壞決裂,今年5月,伊黨復又單方宣布與公正黨斷交,等於哈迪引用伊斯蘭家庭法公開休妻那一套,定論至今已近3個月。可惜,公正黨席阿茲敏陣營仍厚著臉皮,雖然面對伊黨上下挑釁,卻與伊黨糾纏拉扯,當斷不斷。8月15日,阿茲敏假借希盟全國選舉主任平台,私自宣布希聯仍與伊黨維持非正式協商,接著於8月16日由位居伊黨堡壘的吉蘭丹公正黨宣布U轉,不辭丹州官職,完全效仿雪州聯伊的政治安排。旋即,公正黨黨內掀起洶湧暗流。

8月23日,雪蘭莪伊黨主席宣布將會競選雪州議會56個州議席中的42席,包括公正黨黨魁旺阿茲雅的加影州議席,以及收回阿茲敏兼職的鵝麥國會議席,伊黨打臉公正黨,澎湃有聲。當天,前總財政梁自堅憤然辭卸黨政治局成員職位,接著丹州公正黨反伊派基層也開始招兵收集簽名,要倒聯伊派的州主席和州團長,啟動整個黨章紀律程序,黨危機盡顯出來。這裡要問:內訌是內耗,阿茲敏陣營號召力有多大?黨內反伊派有多強?

依據媒體報道,公正黨母體里的反伊派,除了表面化的梁自堅,還有公開表白的黨政治局成員兼雙溪大年國會議員佐哈里阿都、總財政陳儀喬、策略局主任沈志勤及黨軍師拉菲茲等。至於希聯其他成員黨,雖因政治敏感考量不宜公開講話,但私底下都對阿茲敏越過希聯體制,私自擺設「希聯聯伊」的管道,相當不滿,與公正黨反伊派領袖的感受,殊途同歸。眾人的理論根基是,若公正黨執意要和伊黨協商,那就必須定下期限,而這最後期限,似乎是昨天。

追溯2008年政治海嘯數州政權易手,2013年再度否定國陣在國會的三分之二多數票權,但在野黨入主布城仍欠最後一里路,除了執政者對在野黨施諸多端打壓、暗中進行選區劃分不公、動用警方濫權騷擾,但間中在野黨皆有黨內矛盾和方向失焦作梗,是先天性和後天性的障礙。如果累疾不除,難免遲早病入膏肓。公正黨阿茲敏陣營的聯伊意識膨脹引發內訌,正也是鑄使希聯死在自己人手上的主因。

希聯與伊黨的永久決裂,棺材的最後一寸釘是伊黨串聯國陣,在國會力主推動伊斯蘭法庭法令(355號法令)修訂案。此外,阿茲敏身為雪州大臣,一直抱緊伊黨,放任地讓雪州伊黨議員留駐雪州政府,繼續擔任行政議員及副議長職位。至於壓斷駱駝背的最後一根稻草,應該是公正黨執行單位政治局最新議決,授權旺阿茲莎及署理主席阿茲敏繼續與伊黨會談。對希聯大方向來說,公正黨這招可算是自作孽不可活的自殺性動作,損人卻不利己。

大致上,選民對公正黨聯伊派主張拉攏伊黨來穩住雪州政權,以便保住攻下布城的橋頭堡的所謂戰略,會令非穆斯林支持者心寒。如果大選時集體不出來投票,不但會使希聯雪州政府岌岌可危,大意失荊州之下,可能連傳統基本盤也會一夜輸清光,到時兩頭不到岸、賠了夫人又折兵,希聯群雄要怪誰?

我說,阿茲敏沒有做首相的料,如果讓他繼續實力膨脹,希聯會死在自己人的手上,自作孽不可活,到時活該,但人民陷入絕望時,千萬不能怪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