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博夫:希盟、國陣及伊斯蘭黨

2017年08月27日     25,499     檢舉

未來大選的對決,就只有兩大陣營的在決鬥,夾雜中間的伊斯蘭黨,幾乎沒有贏的可能,除了一些東海岸議席。目前的希望聯盟及國陣,都以兩種形態出現,希盟以馬當先,國陣則以資本雄厚當本。所以未來大選,不是姓馬的贏,就是姓資的勝,信教的,可以試試祈禱不輸按櫃金就很好了。

現金是王-馬哈迪已經講了多次,確實現在沒有現金,真的很難搞政治,所以國陣千方百計阻擾在野黨得到資助,就是這個原因。以馬哈迪為首的希盟,靠得多是推翻國陣執政的理想,但目前希盟內部依然有分歧,不論哪個政黨都對馬哈迪頗有微言,許多人都對馬哈迪不放心。希盟這隱憂,可能需要馬哈迪自己來證明,除了他沒人能解這個結。

資本就是一切

鄭博夫:希盟、國陣及伊斯蘭黨

國陣方面就簡單多了,資本就是一切,26億政治獻金不是小數目,加上能動用的資金,要淹死希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國陣姓資,沒什麼疑問,利益就掛在得到多少而定?

公平的政治選舉,選的是執政理念,不公平的選舉,選的就是目前的遊戲規則。按照目前情況來看,要求執政理念顯然要求太不現實,所以要求打倒對方還是比較實際的打法。這點許多人可能不同意,但仔細的想一想,就會看到大馬的民主化,只剩下幾年投票一次的習慣,但整體的行政、國會及司法都大有失衡的問題,行政權幾乎涵蓋這些領域,選票真的能夠起作用?人民是老闆的好像只剩口號,投票權幾乎得不到真正意義的決定權,因為一個國會選民差距由幾千選民到數萬選民,多數票只鎖定在該區。

所以總選票多寡,一點都不重要,多數票沒什麼意義,因為多一票就決定勝選。這點搞清楚了,就剩下怎麼贏?

馬哈迪曾經說過:你站在國陣那邊就是支持貪污!這句話好像說希盟就是不貪污,國陣就是貪污象徵,但有許多人也認為馬哈迪你就沒貪污嗎?是的,22年執政期,現在撕破了臉,納吉怎麼還拿不出來證據來,指控馬哈迪貪污?

法律講證據,證據不在於你能掩蓋多少!而是你根本有沒證據,或者說到底有沒有干過?像過去警察總部忽然起火,燒掉的檔案,有人以為就毀滅了證據?這些都是心虛毛賊的想法,真正的證據會留在電腦記憶裡頭,就算本國沒有了,也不代表世界各地沒留下電子痕跡。就是因為這些電子交易,才讓美國司法部找到可疑點,凍結一馬發展公司的資產。

犯罪難逃蛛絲馬跡

鄭博夫:希盟、國陣及伊斯蘭黨

過去,也有人指控安華腐敗貪污,現在指控馬哈迪貪污也不足為奇,但苦於沒證據!現在總檢察長被視為巫統當權者的人馬,要查22年內發生的大大小小貪污案、濫權案。絕對有資源,問題是有嗎?從吵吵嚷嚷的80年代土著金融案,到成立皇家委員會調查外匯虧損案,這是公器私用?還是為了政治鬥爭?

相對的,進入當權者戶口的26億政治獻金,這記錄美國那裡有、國家銀行有、相關銀行也會有,就算真的歸還所謂的捐款,也會有記錄。問題是歸還給誰?歸還多少?有公開過嗎?

之前已經說過,若要毀滅犯罪證據,最安全就是自己沒干過。不然難逃一些蛛絲馬跡被人抓到,這點就是現在當權者的問題。這點馬哈迪不怕,安華當年也不怕,但現在巫統當權者卻不同,這很簡單對比一下,就知道問題出現在哪裡?

清者自清,這句話對當權者好像太遙遠,對馬哈迪又好像有太靠近,到底對錯如何?可能要等警方、學者來弄清楚,但從牌面來看,馬哈迪舉起的倒納吉大旗,顯然對著資本派納吉,有些突出的地方。

伊黨勢力萎縮

鄭博夫:希盟、國陣及伊斯蘭黨

希盟要戰勝國陣,除了資金問題,還有選舉問題,沒有大勝,打倒不了納吉。所以伊斯蘭黨就以為自己是造王者,通常都說分裂選票對國陣有利,其實未必,馬來選民這板塊還處於動態中,快速的變化非目前能定標,伊斯蘭黨自己的票,也未絲毫不受影響,別忘了現在誠信黨的高層,曾經使過去兩屆的伊斯蘭黨得票急速增加,但這些人現在在希盟,不在伊斯蘭黨,若伊黨高層能意識到這兩點,就不會貿然認為自己是造王者。

所以伊斯蘭黨的政治錯誤,加上模糊的定位,勢力估計將迅速萎縮,在西海岸只可能零星存在,而取代這些空間的可能是公正黨或土著團結黨。估計伊斯蘭黨就會是被踩死的小鹿,而兩頭大象就是希盟及國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