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詩堅:林吉祥對壘鄧章耀

2017年08月24日     1,481     檢舉

很難想像林吉祥會與鄧章耀扛上,因為這是「兩代人」的恩怨,而且也沒有理由再重新上演90年代「王對王」的戲碼。因此對於突然間冒出鄧章耀要鬥林吉祥的「轟動」新聞,很多人會問為什麼?

首先我們要先瞭解林吉祥這個人。生於1941年而在1965年從政,成為人民行動黨國會議員蒂凡那的政治秘書。也是在這一年,新加坡退出馬來西亞,蒂凡那則留在馬來西亞忙於註冊新黨取代人民行動黨。1966年民主行動黨獲准註冊後,蒂凡那出任秘書長。

1968年由吳福源取代蒂凡那成為秘書長,林吉祥被選為組織秘書。後者也在同年被黨委派參加沙登州議席補選,雖敗下陣來但人氣急升。1969年參加大選勝出,行動黨共贏得13個國席及31個州議席,勢力直逼馬華。那一年馬華也只贏得13個國席。大選投票三天後,發生「513」種族衝突流血事件,林吉祥在5月18日從新加坡返隆後即被扣捕。

丹絨二役挫林蒼佑

同年10月,吳福源辭卸秘書長,黨另選林吉祥出任秘書長(因身陷囹圄,暫由副秘書長范俊登任代秘書長)。翌年10月1日,林吉祥獲釋,開始了在行動黨長達30年的強勢領導(1969-1999),後才由郭金福接任秘書長,他則轉任黨主席。

在林吉祥的30年南征北伐的生涯中,他的政途是跌宕起伏的,而且也不時有出其不意的戰略向敵手宣戰。

鄧章耀生於1964年,在襁褓時期,林吉祥已是政壇風雲人物。當鄧在1991年參加民政黨時,林吉祥已在檳州崛起成為「政治明星」。在1986年開展丹絨一役,林吉祥在丹絨國席擊敗許子根,行動黨首次在檳贏得10個州議席。1990年大選開展丹絨二役,林吉祥更上一層樓,不但擊敗時任首席部長的林蒼祐,而且在檳州議會內擁有14席,只差3席即可執政。

從那時開始,行動黨人認定林吉祥將是下一任的首席部長,因此揶揄取代林蒼祐出任首長的許子根是個沒有實權的首長,聽命於巫統。那一年巫統擁有12席,民政黨只有7席,國陣以19席執政。

從這樣看來,鄧章耀加入民政黨時,黨是處於低潮,也對行動黨的來勢洶洶十分警惕。此時的鄧章耀剛被委為檳島市議員(1992-1995),算是芝麻小官,無法望林吉祥的項背。所以兩人是無法相提並論的。

鄧章耀是誰?也許林吉祥那時還不認識。他在1995年的大選開展丹絨三役,只把目標鎮定在首席部長職,因此又再一次重演「王對王」的決一死戰。但這一回是林吉祥斗許子根。

告別檳州轉戰怡保

詎料這一年的大選林吉祥在陰溝裡翻船,州席輸給許子根,而行動黨州議員也只剩下章瑛一人,他本身只保住丹絨國席。這對有意奪取檳州政權的行動黨來說是極大的打擊,為此林吉祥也宣布沒有「丹絨四役」了。

另一方面,鄧章耀卻在1995年的大選中,在巴當哥打區擊敗卡巴星而首次當選州議員。巴當哥打一向是林蒼祐的選區,直到1990年大選才被林吉祥拿下;在1995年大選時,林讓位於卡巴星,轉到丹絨武雅去對壘許子根而敗下陣來。在那之後,林吉祥應該知道誰是鄧章耀了。

1997年,鄧章耀被委為首席部長許子根的政治秘書。當安華跌馬後,馬哈迪宣布在1999年舉行大選。雖然安華的公正黨與林吉祥的行動黨及法茲諾的伊黨三結合成「替代陣線」,但除了伊黨崛起成大贏家外(奪得丹登州政權,有27名國會議員),公正黨(只贏得6個國席)及行動黨(只贏得10個國席)都是輸家。

尤其是林吉祥和卡巴星雙雙首次上演滑鐵盧,失掉國會議席。

林吉祥大意失荊州,放棄其保有的丹絨國席,交由曹觀友上陣,而轉戰升旗山國席,但以百餘票輸給謝寬泰,之後其在黨內也面對各種壓力。因此在1999年卸下秘書長職,改任黨主席。從1999年到2004年,林吉祥是唯一一次沒有議員的光環。

林吉祥告別檳州政壇,在2004年時轉到怡保出征。不過這一年的大選仍是國陣的天下,大選吹起阿都拉旋風(在2003年取代卸任的馬哈迪成為第五任首相),行動黨在檳州依然只保有1個州議席。此時的鄧章耀已躍升為州行政議員。

來到2008年的大選,情勢也有意想不到的變化。一邊是國陣在阿都拉統領下,打亂了民政黨的排陣。許子根在情勢有變下選擇攻打國席(峇都加灣),也通過黨內(包括黨顧問林敬益的影響)的安排,挑了丁福南成為下屆首長人選,並沒有給機會予謝寬泰。就這樣謝打回國席,丁則等著連升三級。意想不到的是,首相阿都拉在提名後直接電告鄧章耀,由他代替許子根出任首長。

民政馬華難翻身

這下子,民政黨上層起內訌,在矛盾無從打開下,許子根只好宣布待大選後才定首長人選。也許是民政「內鬥」忘外敵,也許是民心思變,最終兩個人都沒有上位,換了行動黨林冠英出任首席部長。

另一邊的反對黨也由於安華在場指揮大選,又馬不停蹄四處演講,士氣上升。原本行動黨也比較低調,希望能拿下5/6席。但此時行動黨領軍的人已不是林吉祥,而是林冠英。結果平地一聲雷,在2008年的大選,在野黨奪下五個州政權,民政及馬華在檳全歸零,國陣遭遇前所未有的打擊。

當2013年的大選時,民政和馬華不但翻不了身,也失掉較多的議席。鄧章耀在心灰意冷下,沉靜一個時期,直到後來又被納吉首相再委為檳州國陣主席。

今天,在林吉祥這個課題上,鄧章耀是抓住了機會又再成為焦點人物,也達到挑戰林吉祥來檳城上陣的目的。但不論鄧章耀到行動黨強區向林吉祥叫陣是否成真,他至少已先改變民政黨中央對他另眼相看;從不支持他出徵到全力支持他與林吉祥周旋。這一回,鄧章耀扳回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