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宥達:悲壯地唱著華校悲歌

2017年08月21日     2,869     檢舉

2017-08-20

在午休吃午餐時,一名男士過來打招呼。「多特,打擾你一些時間。有事跟你商量。」他比我年長許多,衣衫筆挺,遞過來的名牌也大有來頭。不過,說話卻極為謙虛客氣。

呂宥達:悲壯地唱著華校悲歌

在午休吃午餐時,一名男士過來打招呼。

「多特,打擾你一些時間。有事跟你商量。」他比我年長許多,衣衫筆挺,遞過來的名牌也大有來頭。不過,說話卻極為謙虛客氣。

談了一陣子,原來他是為了新邦華小募捐建校基金。我頓時對這些募捐者油然生敬,他們有自己忙的工作,而且許多人的年齡也不小,卻在大熱天拿著募捐單子挨家挨戶籌款。

募捐,福建話叫「募緣」。這似乎是華社獨有的其中一個「文化遺產」。

以前幫爸爸看店時,常常有叔伯拿著一本簿子來。「募緣。」他們說,我們也似乎理所當然地要給予一些捐款。從互助會、神廟、義墳、宗親會到華校,一個接一個到來。這意味著什麼?代表著華人社團互助的精神,也代表著身為華裔子弟對華社的一定責任。

在見了該名男士後,我接著看診,遇到華裔病人也順帶一提新邦華小有募捐新校舍。我覺得是不難的事,然而談後發現其實並不然。

「為什麼要我們出錢?政府呢?」

「為什麼那些募捐者自己不捐,他們又不是沒有錢?」

「捐錢找董事就好了。」

「大選要到了,找政治人物派糖果不就好了嗎?」

「我又沒有孩子在那間學校就讀。」

是我們不了解華校的窘境?也許我們不了解許多華校是半津貼的。水電費需要自付,許多設施要不是殘舊不堪,就是已跟不上時代的腳步。圖書館的書殘舊,運動器材不知道用了多少代學生。微型小學由於學生人數不足,撥款更是不夠。危牆爛瓦沒錢修葺已是屢見不鮮的新聞。在大熱天裡,一些學校可以在冷氣房讀書。在華校里,學生的汗都可以把課本弄濕了。

工欲善其事,比先利其器。如此江河日下的情況,若得以培育出人材,只能說是萬幸,卻也可惜。

又或是我們太善忘了?我們忘了在小學時,就是許多前輩不辭勞苦為我們籌得許多福利。記得有一名前輩,每年在畢業典禮時都會頒發獎金給成績優秀的學生,直到他去世,後代子孫仍然繼續繼承他的善舉。他雖已離去,但精神卻得以持續。

也許學生和家長都不清楚華教發展尤其是華小的硬體設施來得不易,一切並非理所當然得到的,所以常常會聽到一些家長到學校橫眉豎目地批三道四,然而當需要他們為學校貢獻時,卻噤若寒蟬。

我們之所以稱小學為「母校」,因為它有著啟蒙之恩,不管我們長大後進入什麼行業,總是會惦記它為我們提供六年之久的教育,有如懷胎十月的母親。當年畢業典禮時,許多人哭得稀里嘩啦,怎麼進入社會就好像忘了這回事一樣呢?

沒錯,有人說,華校要求捐款就好像沒完沒了,這間要完還有另外一間,然而其教育我們下一代的使命不也一樣是沒有停頓的嗎?

是的,華校的悲歌似乎永遠唱不完,但我們不需要唱得悲慘,起碼可以唱得悲壯。

感謝那些可以為了華校而奔波的人。有你們的奉獻,我們孩子未來才有一絲曙光。

文章來源:

星洲日報.大北馬.多特醫事.文:呂宥達.2017.08.19

呂宥達:悲壯地唱著華校悲歌

大馬時報 :我們大家都應該謝謝馬華,謝謝馬華這幾十年來一直喊的「爭取」、「爭取」、再「爭取」!到今天為止,馬華換了那麼多位總會長,華小還是在原地踏步,每一年都是要小學生出來募捐,籌募建校基金,真的是讓大家「見笑」了!因為我們從獨立到今天,我們沒有一刻不履行公民的責任,每一天都在辛苦打拚,然後繳稅!現在更是每一時每一刻都要繳交GST,可是卻無法換到執政者公平對待華小!!!真的很感恩馬華!但是,馬華存在的價值到底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