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行:希聯的無奈

2017年08月14日     25,450     檢舉

希聯的無奈

文:葉行

曾經是巫統及伊斯蘭黨全國代表大會上,被重點攻擊的行動黨,日前在位於森美蘭的汝來主辦的開齋節活動里,吸引了約逾千名馬來同胞現身參與,這對汝來行動黨過去的付出,無疑是種肯定的鼓舞。

事實上,經過巫統這許多年努力的醜化結果,行動黨在馬來族群里的印象,幾乎與「反馬來人」這名詞畫著等號,而行動黨主張的「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理念,更被歪曲為挑戰馬來特權的代名詞。

換句話說,馬來族群抗拒行動黨的心態,是強烈而根深蒂固,雖然行動黨現任總祕書兼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當年曾在馬六甲為一名馬來少女主持正義而入獄,但在馬來族群里,不過是個小小漣漪,未能改變大多數馬來同胞對於行動黨的成見。

安華當年的「烈火莫熄」在全國各地燒得沸沸揚揚,行動黨借著此東風,卻在馬來族群里收穫甚少,行動黨空擁有多元種族政黨的頭銜,卻走不出單一種族印象的框框,對於行動黨致力於打造「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的歷屆領導層,可謂是個巨大諷刺。

如今,汝來行動黨開齋節活動的成功,說明了馬來族群已有所改變,更說明了行動黨多年的努力,已然見到曙光。但是,若以汝來現象來判斷全國馬來族群的走勢與傾向,無疑是過激且失真,畢竟這只是局部成功罷了。

行動黨國會反對黨領袖林吉祥表示,來屆大選,希聯若能掀起「城市海嘯」及「鄉村海嘯」,就能撼搖國陣基本盤,達到改朝換代的目標。話雖這麼說,然而,究竟目前馬來族群里吹著的反風,風力到底有多強,能不能形成海嘯,不到最終塵埃落定那一刻,所有的推測,也不過只是推測。

例如在505選前,表面上,全國似乎已是反風密布,民聯上下所有人,甚至是政壇外的平民百姓,幾乎已經認定,改朝換代已是板上訂釘,只是成績陸續出爐後,才發現民聯雖然贏得大多數選票,卻無法入主中央。反觀國陣,有驚無險再次蟬聯,追根究底,原因就在選舉委員會的選區劃分上。

選舉委員會每一回的選區劃分,都引來在野黨的詬病,包括許多選民的質疑,很多選民都想知道,選舉委員會是以什麼基礎,來制定每一回的選區劃分。事實上,在1962年之前的聯邦憲法裡,已經有規定,州議席的選民人數,平均數需在15%上下。

然而,1962年之後修正的選舉法,在規定選民人數上大致相同,不過卻特別闡明,倘若選區面積過大,則選民數目也可以加大,唯數差必須控制在選民最少的議席內兩倍。但最新修改後的選區劃分,在全馬600個州議席,只有431個議席的選民,是處於合理水平,卻有65個議席,屬於選民人數過多,而104個議席,屬於選民人數過少。

根據1973年修正後的標準來計算,最新劃分後的全國220個國會議席,除去布城及納閩,只有148個議席,選民人數介於平均數33%上下的合理水平,37個議席選民過多,35個選民過少。其中以柔佛、雪蘭莪、砂拉越及霹靂4州最甚,這4州里一些國會議席,擁有選民過多或過少的驚人不合理比例,分別是42%至58%,故而,希聯若想來屆大選獲勝,就必須取得比505時更多更大量的票數,才能扭轉這一切不利因素。

希聯里有一些領袖樂觀預測來屆大選,假設在505時的民聯支持者基礎上,再上升多25%左右,希聯就可入主中央,取代國陣。然而,政治不是數學公式題,在增加新的支持者同時,也必然失去一些舊有的支持者,如大浪淘沙,在新舊交替里,尋找一個支撐點,並不容易。

經過308、505失敗後,事實證明改朝換代的主力軍,終將落在馬來族群身上,說句有些人不愛聽的話,唯有馬來族群,才是左右來屆大選誰領風騷的關鍵。而目前,希聯所能依仗的,唯有前首相敦馬哈迪領導的土著團結黨,希聯里唯一個強調馬來主權的政黨。

政治有時候就是如此無奈,安華時代強調「我們是一家人」,走多元種族路線的希聯,三番四次挑戰國陣種族式的治國理念不果後,兜兜轉轉,結果還得藉助種族性的政黨,再與國陣一爭長短。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