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再潛伏的潛艇案

2017年08月09日     39,893     檢舉

2002年大馬與法國的潛艇佣金案,隨著法國當局對曾是首相納吉親信的政治分析員阿都拉薩巴金達展開調查後,再度引起各方的關注。尤其潛艇佣金案不只涉及馬法兩國的顯要人物,更牽涉到另一宗命案,蒙古女郎阿旦杜亞遭殺害案件。

 

兩宗案件至今還有許多待解的謎團,譬如2006年在我國遇害的阿旦杜亞,為何遭殺害?主謀是誰?她是否涉及潛艇佣金案?其角色是否如阿都拉薩巴金達在法庭上的說法,只是翻譯員?

該案件過程可謂起伏不斷,從高庭判兩名涉案的特警被告有罪、到上訴庭無罪釋放,以及最終到聯邦法院審理並宣判維持兩名被告的死刑,但其中一人卻在判決前潛逃至澳洲,至今我國依然還無法把其引渡回來。案件也牽引出許多案中案,如私家偵探巴拉反覆不一的說詞。

 

而潛艇佣金案,則是當年我國向法國購買兩艘總值10億歐元(50.4億令吉)的潛艇交易中,法國軍火製造商DCN被指違法支付了一筆佣金給Perimekar公司,而Perimekar公司其中一名股東則是阿都拉薩巴金達。不過,有關指控遭到當事人及我國國防部的否認,國防部只表示,Perimekar公司獲得的是一項潛艇支援服務合約而非佣金,該合約價值1億1500萬歐元(5億7900萬令吉)。

然而,在野黨人士及人權組織如人民之聲等,就質疑在潛艇交易前才成立的Perimekar公司,為何可以獲得有關的合約?這當中是否有涉及利益的輸送?

如今法國當局的調查只是一個開始,其調查結果及後續行動,會否在我國形成另一場政治風暴?還是會否也如一馬發展公司案件般,在國外鬧得轟轟烈烈,當地的涉及者被控、被吊銷執照、被罰款,甚至被判坐牢,但案件的發源地,卻沒有人須為事件負上責任,不管是刑事或道德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