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金闕:希盟基本盤動搖!

2019年04月21日     29,311     檢舉

三國時期,曹操兵強馬壯,四處征討,不停擴大魏國版圖。孫權偏安一方,吳國有謀臣勇將,自給自足,倒也無事。而劉備早前四處漂泊,雖以德服人,但是還要靠計借了個荊州,蜀國才得以三足鼎立。三國雖然各自無不想吞併對方,但是各有基本盤,如若甲國傾全力滅了乙國,自己也元氣大傷,可能會被丙國撿了便宜,因此投鼠忌器之下,倒也平安過了幾十年。

這次晏斗州議席補選,國陣大勝,各方無不議論紛紛。筆者不才,也來胡說一番。上回我們討論了政權和股權的對比,今回可以引申下去。希盟5·09大選,成功贏得政權,換句話說,這是累積一批大小股東的力量,把作為當權派的大股東淘汰出董事部。

所謂勝不驕敗不餒,希盟嘴上雖然不敢驕傲,但是行動上卻多處顯示勝利之狂喜,蓋國陣之強如曹操,也敗在「以德服眾」的希盟手下。不過,以德服人者,施政當以良好品德為上,甫一上任,就推翻了宣言為承諾的說法,於德有虧,當時其支持者認為應該給予時間適應。挾勝利之威,三軍用命之下,希盟也還贏了前頭幾個補選。

華印非盲目支持

不過,第三隻鼎足——伊斯蘭黨感到唇亡齒寒,開始向國陣靠攏,讓局勢起了變化。而希盟開始輸掉補選時,其內部也產生動搖,有了雜音。有者認為希盟對土著不夠示好,因此強調要推行「新」土著政策;有者一朝得志,語無倫次,忘了自己是如何當選。有者從曹營跳來漢營,猶不忘在曹時的作威作福。

人民小股東看在眼裡,氣在心裡。偏偏希盟以為華印基本盤不會動搖,一心要想怎樣把國陣的基本盤如公務員和鄉區土著爭取過來,或許他們高估自己基本盤的忠誠度了。華印之所以全力支持希盟,是因為大家堅持要看到改朝換代的新氣象,可不是盲目的支持。

換了政府以後,大家要看到的是進一步的改革,落實宣言,以及把經濟搞好。可是,勝選以後,大家看到的是新政府選擇性的喊窮,同時時間越長,行事越來越像前國陣政府。

261億從哪裡來?

最新一輪,政府推出了日本債券,但是,這是不是應該用來償還國債呢?怎樣還,恕我無知,還沒看到什麼眉目。此外,政府為朝聖基金注入199億令吉,再為聯邦土地發展局援助62億令吉,我們也看不到有設定什麼績效指標,不免要問,政府如何保證將來不再有類似的情形出現;如果出現了,這261億令吉的注資,豈不泡湯了?

早前政府一直喊窮,如今應該解釋這幾百億的數目是從哪裡撥出來的?當朝聖基金和聯邦土地發展局平安無事賺著錢時,並不是全人民受益於它們的盈利;現在出了問題,卻要動用公款,全民支援,這不太公平吧?華印小股東看到管理層如此使用政府資金,未免有另一番滋味。

希盟也太自信,把華印的心聲放在一邊,全力去爭取國陣伊黨的地盤,華印人民心裡一冷一動搖,馬上在晏斗補選反映出來。看來,選民要任性,上頭才看到。

希盟必須知道,人民/小股東的股票是自己的,沒有割名給了希盟;是小股東授權給希盟,才有5·09的勝利,如果小股東不滿,這個權利隨時可以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