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迪卡炮轟在野黨指控不實 提醒媒體勿做出不實報道

2017年07月28日     6,205     檢舉

 (吉隆坡27日訊)「國會不是巴剎,更不是舉辦政治講座的場所,可以對我公平一點嗎?」

據《光華日報》報道,在野黨在本次國會再次追擊一馬發展公司課題,卻慘遭國會一一駁回,引發在野黨極度不滿,惟下議院議長丹斯里班迪卡卻反擊,指在野黨的指控不實,因本次國會共放行了19道有關一馬發展公司的問題。

 

班迪卡炮轟在野黨指控不實 提醒媒體勿做出不實報道

班迪卡火力全開炮轟在野黨所提出的指控不實,因本次國會共放行19道有關一馬發展公司的問題。

國會下議院議長班迪卡今日火力全開,直接召開記者會反擊連日來炮轟國會禁議員提問有關一馬發展公司的在野黨國會議員。

班迪卡披露,在本次的國會一共接獲逾1000道來自朝野國會議員的提問,其中有逾40道提問是有關一馬發展公司,而國會僅駁回了近半數的提問,仍有19道問題被允許在國會做出提問。

「在野黨只會向媒體抗議遭到駁回的提問,然而實際上,我手中握有被允許在國會內提問有關一馬發展公司的問題。但,這些問題在野黨有向你們(媒體)提到嗎?」

「這是什麼?這就是政治化!這裡是國會殿堂,不是巴剎,也不是你們(在野黨)舉辦政治講座的地方,可以對我公平一點嗎?」

他指出,其實早在2年前,國會公共帳目委員會已經對一馬發展公司展開調查,而有關的調查報告也提呈予國會,因此對國會而言,一馬發展公司課題已經結案。

「公帳會成員除了國陣國會議員,也有來自在野黨的國會議員,甚至副主席是來自行動黨甲洞區國會議員陳勝堯,成員也有行動黨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

「因此,對國會而言,對議長而言,一馬發展公司課題已經是個了結。」

另一方面,班迪卡亦認同行動黨蒲種區國會議員哥賓星日前所提出的「國會是討論一馬發展公司案的最佳平台」言論,惟他認為,所有在國會辯論及提及的課題都必須符合議會常規。

「的確,我認同蒲種(哥賓星)的『國會是討論一馬發展公司案的最佳平台』言論。國會的確是辯論政府政策的最佳地點,但前提是這些被提及的課題必須符合國會下議院的規矩和議會常規。如果沒了這些規矩,難道朝野議員要說什麼都可以?」

「因此,如果國會議員的提問充滿指控、假設、冒犯、無禮的,那無可否認,我肯定會丟棄這些問題!」

他也重申,國會是個慎重且嚴肅的場所,所有欲進入國會的人士,甚至媒體都被要求穿著正式的服裝才得以進入國會,因此在野黨國會議員勿將國會視為可隨意無的放矢的場所。

「國會議員倘若要進入議會廳,也得打上領帶,而我習慣在領子系上蝴蝶結,以便讓我看起來和國會議員有所不同。」

班迪卡炮轟在野黨指控不實 提醒媒體勿做出不實報道

班迪卡「提醒」本地媒體,在報道國會新聞時應做出平衡性報道。

班迪卡提醒媒體勿做出不實報道

國會下議院周一復會,惟才不到一周的時間,卻有多家網絡媒體遭到國會下議院議長丹斯里班迪卡的點名,以要求這些媒體做出公正及平衡的報道,更以「提醒」的口吻指若新聞從業人員做出不實報道,或可能被送入監獄。

班迪卡今日以印度議會的議長通過議案將二名新聞從業人員送入獄的個案為例,提醒本地媒體勿隨意報道誹謗議會的新聞。

「我提出這個例子並不是要威脅媒體、記者,只是『提醒』有這樣的先例。」

「印度議會被譽為是全世界最民主的國會之一,議會都出現此議案,我理解每一個國家的民主不同,但不能以民主之名就任意妄為。」

班迪卡以印度議會議長通過議案將2名媒體從業員送入獄的個案為例子,提醒媒體勿隨意做出誹謗國會的報道。

「我不想在此之後有報道指議長威脅媒體,我希望你們(媒體)不要將情況推到最壞的邊緣,我也不想有一天我找拿督斯里阿莎麗娜(首相署部長)和我一起草擬這項議案,我只是不希望有假新聞,我要求媒體對國會有公平報導。」

他說,國會才復會不到一周的時間,本地的網絡媒體就針對國會做出一些單方面的報道,對議長及國會都有所不公。

「這些報道並無體現新聞從業人員該有的平衡報道價值,只是單方面引述在野黨批評國會,而不取得另一方的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