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泉安:馬哈迪內閣里養著好幾把神經槍!

2019年04月03日     14,382     檢舉

與此同時,能源丶工藝丶科學丶氣候變化及環境副部長慕麗娜(公正黨)在隨後的國會問答環節聲明,內閣去年12月7日議決,成立萊納斯輻射廢料出口特工隊。這個特工隊監督萊納斯將WLP帶出國。

楊美盈部長已在2019年2月26日致函其澳洲同僚,以告知如何簡化大馬運輸廢料至澳洲的程序。此外,我國特工隊已鑑定運出WLP的程序和國際工具,以便確保合法及保障公眾安全及環境。

就事論事,禮端身為企業家發展部長,不務正業,反而插手楊美盈部長的部門職權,不但粗暴無禮,也是嚴重越權的劣跡。

針對這點,關丹(萊納斯工廠所在地點)國會議員兼首相署副部長傅芝雅(公正黨)也即刻駁斥禮端的說法,更指責禮端沒法律地位談及萊納斯的問題。

傅芝雅暗批,現在連希盟政府里的官員也一樣不了解關於萊納斯廢料管理的真正關鍵課題,反而受到萊納斯的一套說辭所誤導,是非常不幸的。

其實,傅芝雅說得沒錯,萊納斯課題,是屬於能源丶工藝丶科學丶氣候變化及環境部所管轄,而外國投資則隸屬國際貿易與工業部屬下的馬來西亞投資發展局(MIDA)管理。

這裡,我不得不重提禮端另一個越權前科,他因直接插手國際貿易與工業部(部長雷京來自沙巴復興黨)所管轄第三國產車計劃的職權,曾經引爆雷京通過媒體奚落禮端的尷尬紀錄。

說起馬來西亞政府對萊納斯稀土廠傷及環境的議題,前朝國陣與當朝希盟的處理手法,是完全不同的手法。但萊納斯費料管理是技術性的課題,不是禮端興口開河丶三言兩語就能解決的癥結。

去年12月,評估萊納斯稀土廠委員會決定公布公聽會報告,之後,能源及環境部聲明,萊納斯現有的任何臨時執照到期後,都必須符合兩項條件,才能更新執照,即:

萊納斯必須把含輻射廢料——水瀝濾凈化固體(簡稱為WLP)移除,運出大馬;

萊納斯必須為不含輻射廢料——底流中和固體(簡稱NUF)擬定與提呈處理計劃。

原本,稀土廠的營運執照將在今年9月期滿,為了符合條件以延長執照,萊納斯提出在本廠為NUF建造永久廢料儲存槽。過去,萊納斯一再宣稱,它將遵照政府設定的規範,安全運作。該公司也宣稱,將研究把廢料製成商業化產品。迄今,政府仍在等待萊納斯的具體實踐證據。

當然,內閣以外,仍有更多神經槍在亂開火,其中一個佼佼者是森州土著團結黨主席萊士雅丁。最近,他致函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反對允許獨中生持統考文憑報考法律執業考試(CLP)。他譴責湯米湯姆斯在政府仍在研究是否接受統考文憑時,率先宣布接受以統考文憑報考法律執業考試。

法律上,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也是大馬律師執業資格鑑定局主席。他宣布,凡持有統考文憑的學生可報考法律執業考試,唯必須符合特定資格,即高中三統考文憑畢業,還必須在大馬教育文憑(SPM)或O水準同等水平,獲得至少五個優等,才可報考法律執業考試。但這決策將在2021年後才實行。

但萊士雅丁最為嚴重的神經槍火,是在他抗議信中,竟然誤指責副教育部長張念群(行動黨)代替總檢察長宣布「政府接受以統考文憑報考法律執業考試」的決定。

馬哈迪身為內閣的一家之長,對此神經槍走火傷及自己人的家庭鬧劇,有何及時補救的妙策?我覺得對在野黨來說,這是反攻腹地的新契機。姜文丶葛優電影《讓子彈飛》有句經典台詞:「打雷天站在雨裡頭,有點兒不講究!」

別急,讓子彈飛一會兒。

* 黃泉安是網絡科技人,1997年開拓社區網絡系統,2003年開始拓荒部落格平台,曾受邀赴美國、英國、荷蘭、突尼西亞、印尼等地演講,推廣網絡自由媒體。2008-2018連任兩屆國會議員,近年專研中南半島邊城經濟與國防科技。 前世紀80年代畢業於馬來西亞理科大學(文學士),90年代畢業於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國際管理企管碩士),現與友人經營網絡保安及大數據事業,業務分布東協中南半島各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