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人員透露,埃航空難黑匣子分析結果,元兇疑與獅航空難一樣!

2019年03月30日     7,398     檢舉

導語:目前初步結論是,一個可疑的飛行控制系統——機動特性增強系統(MCAS)在飛機墜毀前被激活。這意味著與獅航空難一樣,MCAS也是造成埃航空難的最終「兇手」。而MCAS的誕生,實則與波音和空客的競爭密切相關。研製新客機往往需要十年,波音果斷放棄了這一想法,決定在主力機型737NG上更新,承諾六年完成,這就是後來的737MAX。

3月21日,美國華盛頓州倫頓,波音工廠停機坪上停放的波音737 MAX飛機。 圖/視覺中國

埃航空難原因被曝疑與獅航空難一樣 波音恐在劫難逃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杜瑋 文/李斯洋

(2019年3月30日)3月29日,負責衣索比亞航空公司空難事故調查的官員告訴《華爾街日報》,目前的初步結論是,一個可疑的飛行控制系統——機動特性增強系統(MCAS)在飛機墜毀前被激活。這一結論是通過對黑匣子的數據分析得來的,這意味著與獅航空難一樣,MCAS也是造成埃航空難的最終「兇手」。事故的初步調查報告預計將於近日發布。

當地時間3月10日,衣索比亞航空公司一架航班號為ET302的波音737MAX8型客機從埃塞首都飛往肯亞內羅畢,起飛6分鐘後,飛機俯衝墜毀,機上157人無一生還。而5個月前剛剛發生了一起相似的空難,印尼獅航一架同樣型號為波音737MAX8的客機在起飛13分鐘後墜毀,機上189人全部遇難。

半年內同一機型的兩起事故後,中國民航局於3月11日率先叫停了國內96架737MAX8型飛機的商業運行,隨後多國作出同樣決定。3月13日,頂不住壓力的FAA終於宣布,停飛由其認證並在美國領土範圍內運行的737MAX型客機。截至目前,全球超過300架737 MAX停飛,波音股價市值一度蒸發將近280億美元。

作為推動737MAX恢復商業運營的重要舉措,波音公司已於3月27日在美國華盛頓州倫頓市召開737 MAX培訓信息分享會,200多名航空公司飛行員、技術管理人員和航空管理機構人員參加了此次會議。作為誕生於1916年的百年老店,波音遇到了危機;身為波音歷史上賣得最快的明星產品,737MAX正經歷俯衝時刻。

搶單而生的隱患

去年11月印尼政府公布的獅航空難初步調查報告認為傳感器讀數錯誤致使MCAS誤判啟動,進而導致飛機墜毀。而依據《紐約時報》報道,MCAS的誕生,實則與波音和空客的競爭密切相關。

2010年,空客宣布將推出新型節油的噴氣式客機A320neo。第二年,作為波音十多年獨家客戶的美國航空公司,突然轉投空客,下了數百架的訂單。當年6月的巴黎航展上,空客也憑藉其燃油能耗低的新型客機,斬獲了比波音更多的訂單。一系列變化讓波音按捺不住,決定同樣加入省油客機的戰場。

研製新客機往往需要十年,波音果斷放棄了這一想法,決定在主力機型737NG上更新,承諾六年完成,這就是後來的737MAX。因為和空客打的是節油戰,波音給新機型選了推力更大、油耗更低的LEAP-1B發動機,空客同樣選了LEAP家族中的另一款——LEAP-1A。

但LEAP發動機有個特點,身材短而粗,而波音737前三代機型的發動機都保持著細長身形,再加上波音737系列天生的「小短腿」即起落架較短,LEAP發動機如果裝在原位置,則可能離地空間不夠,因此,需要把發動機的位置向上、往前調整。發動機位置的變化,又會帶來飛機俯仰特性的變化,令飛機在飛行過程中容易抬頭,進而失速(飛機升力不夠,引發墜機)。在這個背景下,MCAS應運而生。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航空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黃俊解釋說,當飛機迎角(即機翼與氣流的夾角)過大,MCAS就具備了自動啟動的可能性,能夠操縱飛機低頭。MCAS觸發的條件有三個:飛機迎角過大、襟翼收起、處於人工駕駛狀態。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