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女子6天被騙1660萬,婚戀網站責任到底有多大?

2019年03月29日     473     檢舉

特約作者 | 李勤余

一位單身女青年誤以為通過婚戀網站找到了「真命天子」,不料落入了以「殺豬」為目的的「愛情圈養」,直接踏入了賭博釣魚網站的陷阱,6天被騙走1660萬元。

這起發生在婚戀網站上的詐騙案因其曲折的情節和巨大的金額引來廣泛關注。從當年的程式設計師蘇享茂之死到今天的「殺豬局」,類似事件層出不窮,也讓婚戀網站深陷爭議和質疑的泥潭。

網絡婚戀詐騙的受害者,不該被嘲笑

在女青年遭遇「殺豬局」的新聞下,一條熱評頗為耐人尋味:「這種智商怎麼能這麼有錢?」不少網友在嬉笑怒罵之間得出的共識是,婚戀詐騙受害者實在是「蠢」。可事實,真是如此嗎?

就拿這一案件來說,這位女青年遇到的並不只是一位狡猾的詐騙犯,而是一個隱藏在婚戀情感關係之後的犯罪團伙。在這個團伙中,有人負責以良好的「真命天子」形象吸引目標對象;有人負責設立釣魚網站,聲稱逢賭必勝,讓受害者在賭博網站中迷失自我;有人在地下錢莊之間跑腿,把「黑錢」洗白……試問,面對這樣一個分工明確、計劃周密的詐騙團伙,一位只想追求真愛的女青年能有多少招架之力?與其說這位受害者的防騙意識不足,不如說網絡婚戀詐騙的技能和水平正在不斷提高,讓人防不勝防。

網絡婚戀詐騙,也絕非中國獨有的國情。根據英國詐騙情報局的數據,2016年遭遇網絡婚戀詐騙的英國人達到3889人,創下新紀錄。美國也不能倖免。根據網際網路犯罪投訴中心的數據,2015年美國有5900名「甜心騙局」的受害者。

所謂「甜心騙局」的套路,和「殺豬局」大同小異,無非是通過欺騙受害者的感情,編造各種理由將其口袋掏空。可見,網絡婚戀詐騙已成為世界性的難題,對其一笑了之的態度顯然不可取。

要知道,婚戀騙局本就是建立在人性弱點的基礎之上,任何人都有可能上當受騙。遭遇「殺豬局」的女青年也許比較富有,但在情感交流方面,顯然是一位弱者。

美國一項調查顯示,網絡婚戀詐騙的受害者多在40歲以上,他們往往經歷了人生的低谷,比如離過婚、丟了工作、身患疾病,或者遭受其他創傷。也就是說,這些受害者也屬於生活中的弱勢群體。所以,我們更應該高度重視他們的遭遇,而非嘲笑和奚落。

婚戀網站也不會因為「不靠譜」而被拋棄

既然婚戀網站極易成為犯罪分子的表演「舞台」,那麼它是否還有存在的必要呢?只採用線下交友、當面交流的方式,是不是會更好一點?

答案可能是否定的。不得不承認,婚戀網站自有其不可替代的優勢。《2008年中國網民婚戀調查報告》顯示,交際面狹窄是導致單身的主要原因。在單身經濟崛起、強調個人獨立的當代社會中,青年男女極易受到生活、工作的限制,難以接觸到更多新鮮面孔。

婚戀網站的橫空出世,無疑打破了傳統交友方式的時空限制,在擴大交友範圍方面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在大多數婚戀網站中,用戶可以通過主動設置理想對象的條件選項,並指明每項要求的重要程度來制定選擇標準,而後在網站資料庫中進行數據匹配檢索,從而找出最符合要求的人選。

在這個崇尚效率的時代,婚戀網站的推薦仍然是最為便捷、省事的交友模式。這恰恰是線下交友、活動所無法企及的優勢。

未來,婚戀網站還會遭遇更多爭議、質疑乃至指責,但光憑上述兩大特色,網絡婚戀平台的市場前景就可以被持續看好,也不可能被「斬盡殺絕」。

面對網絡婚戀詐騙,平台到底該負怎樣的責任?

既然婚戀網站有其存在的必要性,那麼完善管理、承擔責任,就應該是其必然的選擇。

在文章開頭提到的「殺豬局」中,犯罪嫌疑人的「人設」是一位不惑之年的高知分子,勤奮上進、熱愛生活,在知名跨國公司擔任高管。而實際上,他僅是個具有初中文化的無業人員。也就是說,其在婚戀網站上註冊的信息是虛假的。

婚戀網站中的註冊會員信息魚龍混雜、真假難辨,是個老生常談的問題。回溯過往,程式設計師蘇享茂被前妻 1000 萬分手費「逼死自殺」的新聞曾經引發輿論廣泛關注,涉事網站也因涉嫌向蘇享茂提供虛假信息飽受質疑。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