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毒梟古茲曼背後的選美冠軍

2019年02月18日     909     檢舉

(2019年2月15日)近日,墨西哥大毒梟古茲曼選美出身的妻子引發關注。

古茲曼是墨西哥卡特爾毒品帝國的掌門人,也是兩次落網後成功逃出監獄的「越獄王」。據BBC,當地時間本12日,紐約聯邦法院判定古茲曼所有10項控罪成立。這名61歲的大毒梟在29歲妻子的陪伴下結束了三個月的庭審。

三個月以來,56名證人在法庭上指證古茲曼吸毒、強姦13歲的少女、活埋敵人,並在房子裡設置了一個「謀殺室」和排水管,分別用於處決「犯人」和清理現場。

古茲曼的妻子科羅內爾幾乎每天都到法院旁聽,以表對丈夫的支持,即使在聽到關於古茲曼情婦的內容,她也面無表情。

在一次庭審中,科羅內爾和古茲曼還身著黑色「情侶裝」,每當她步入法庭,古茲曼就向妻子揮手致意,在庭審結束後,他們就互相豎起大拇指。

大毒梟遇上選美冠軍

據BBC,科羅內爾出生在美國加利福尼亞,成長於墨西哥杜蘭戈州的一個小鎮,毗鄰古茲曼所在的錫那羅亞州,這兩個州都在生產大麻的「金三角」。

17歲時,科羅內爾在舞會上遇見了古茲曼。幾個月後,她參加了一場選美比賽並獲勝。後來,古茲曼帶著數百名槍手出現,宣布他將迎娶科羅內爾。

他們在科羅內爾18歲生日時結婚,這是古茲曼的第三次婚姻。

「我會說征服我的是他說話和對待我的方式,以及他的相處之道,起初我們是朋友,所有事情都自那開始。」科羅內爾2016年接受《洛杉磯時報》採訪時說,「他常常通過他的立身處世之道以及待人的方式獲得人們的支持。」

據《紐約時報》,20歲時,科羅內爾誕下一對女嬰,她們如今都在墨西哥上學,科羅內爾則在紐約「陪審」。「我必須與女兒分開來陪伴他,因為我是家裡唯一可以在紐約陪他的人。」

然而,科羅內爾一直沒有得到探監或與古茲曼通話的許可,她的兩個女兒則被允許在古茲曼出庭期間去監獄探望自己的父親。這對姐妹是目前唯一可以在古茲曼被關押的秘密地點進行探監的人。

科羅內爾不承認自己是單身母親,但表示她和女兒們的生活確實發生了變化。

在法庭上,卡特爾高級成員洛佩茲指證科羅內爾協助古茲曼越獄。

2015年,被關在墨西哥監獄的古茲曼從監獄浴缸下一條幾英里長的隧道越獄,隧道中安裝有滑輪和軌道。根據證詞,科羅內爾的一個兄弟在隧道盡頭的地窖等他,他們乘車前往聖胡安的簡易機場,古茲曼從那裡飛回了墨西哥的錫那羅亞山脈。

洛佩茲稱,2015年年初,他曾與科羅內爾和古茲曼的一個兒子見面,商討如何執行古茲曼的指令——在監獄附近購買一塊土地和一個地窖,在那裡準備好裝甲車和GPS手錶,並挖掘一條通往監獄的隧道。

檢察官則表示,她與古茲曼的簡訊記錄顯示,古茲曼曾要求她幫忙藏匿武器。不過,科羅內爾拒絕對此發表評論,許多人都想知道她是如何避免刑事指控的。

坐享毒品帝國至少140億美元的戰利品

據BBC,當古茲曼入獄後,科羅內爾在庫利亞坎學習新聞,這一經歷似乎讓她對與媒體打交道充滿信心。

但她很少接受採訪,她常常在公開場合把自己的丈夫描繪成英雄,她說:「他不會接觸一個心懷不軌的女人,也不會讓她做她不想做的事。」

她經常在推特上分享她對丈夫的感受。2017年1月30日,也就是在古茲曼被引渡到美國的時候,她用西班牙語發了推文:

「我們必須付出巨大的代價——距離、時間、挑戰和犧牲,但這是值得的。」

但她自2017年8月以來就沒有更新推文,而是轉戰Instagram。審判臨近時,她在Instagram上寫道:「大家所討論的關於古茲曼的一切,無論好壞,都沒有改變我對他的看法。」

據《紐約時報》,目前,法院尚未宣布古茲曼的刑期,但外界就證詞分析,他極有可能在監獄中度過餘生。在他執掌卡特爾販毒集團的30年間,科羅內爾坐享了毒品帝國的各種戰利品,包括140億美元的資金。

她在紐約「陪審」期間,觀看了洋基隊的棒球比賽,逛了中央公園,經常在布魯克林最受歡迎的壽司店用餐,並與她的律師和房產經紀人見面。

當被問及這個城市的夜生活時,科羅內爾表示審判令人筋疲力盡。「我寧願睡覺。」她說。

就庭審現場表現來看,她與丈夫的配合似乎還算默契。「我們現在面臨的情況既困難又沉重,」她說,「但是,我相信只有我們克服了障礙,上帝才會接納我們,而且我相信未來將會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