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和聲:大馬經濟前景與出路

2017年07月16日     29,776     檢舉

評論: 孫和聲

如何解讀大馬經濟?前景如何?按照《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的資料,在1990-2000,大馬的年均經濟增長率為7.1%,與黎巴嫩及新加坡齊名,排名全球第5;可進入21世紀後,形勢逆轉,如在2002-2012年均增長率為5,1%,全球排名53,從第5掉到第53,跌幅不可謂不大。

 

據此形勢,若無重大變化,保持約5%的增長率,應是頗長期的新常態。若考慮及原油價格極可能長期走低,及聯邦政府出台了抑制增長的消費稅(增值稅)等綜合因素的作用,前景應是不樂觀的,這與大馬經濟的基本特徵相關。總的來說,一國的經濟增長取決於3大發動機,即投資,出口(外需)與消費(內需)。其中生產性投資與出口是最強大的發動機。

1990年至2000年,大馬能取得高速增長(儘管在1997-98年經歷了危機,及1998出現7.4%的負增長),主要靠投資與出口推動,而轉入21世紀後,則靠內需,本來像大馬這樣開放的中型經濟體是不能長期靠內需推動增長的,也就是說,內需僅能是一時之需,而不是可持續的長期策略。

政府支出日趨龐大

之所以,首先是大馬人口有約3000萬,世界排名第43,而這幾年來,經濟總量排名約第35名,可總量排名雖高,人均排名卻不高,若扣除那些名不經傳的小國小地方,人均排名約在70名,只是個中高收入國,而非高收入國。

人均收入與經濟總量相去甚遠,主因在於生產力產值與經濟活動的層次不高,這就決定了普羅的收入水平不高,進而影響了政府的收入,這也是何以出台消費稅的主因--即彌補個人所得稅在聯邦收入中佔比太低的結構性限制,只佔總收入約13%,可政府支出卻日趨龐大。

表面觀之,大馬是個大貿易國,也是個高度依賴國際貿易的國家,如在2014年,大馬的貿易量(貨品、服務與收入)佔全球的0.99%,全球排名第31名,而貿易依存度(即貿易佔國內生產總值的百分率)為56.3%,全球排名第15名(新加坡為63%,排名8),可儘管貿量大,但出口的本國增值(value added)不高。

這個低本國增值,決定了普羅的收入水平,深層地看,也是因為本國的勞動力價值不夠高,而勞動力價值不高便決定了薪資水平也不高,根本原因是國人多缺乏實用的知識與技能。若不解決這個低技能與低勞動力價值的障礙,自也無法脫胎換骨。

在2014年之前,由於原油與天然氣價格不錯,儘管大馬出口中本國的增值比不高,尚可靠較高價的油氣出口來彌補出口值與聯邦政府財政,若油氣價格長期走低(因美國大力開採頁岩油與煤,且美國天然氣已自足),自會影響到大馬對外貿中經常帳(Current Account)的表現。

提高出口增值

目前,大馬的對外貿易,特別是貨物貿易雖然長期出現盈餘,可2014年後,已大幅收縮,若出現貿易逆差(赤字)難免會進一步促使馬幣大跌,和加劇進口型通貨膨脹(Imported Inflation),外加削補貼,就讓人民吃不消。

環顧世界,出現經濟危機的國家,通常是面對雙赤字的國家,也就是對外貿易與公共財政均同時長期出現赤字,除非有大量外資進入彌補如美國與英國,否則危機將不可免,這是一個有待克服的隱憂。

易言之,對大馬言,出口的角色會日愈吃重,而要促進出口,一方面是尋找更多元化的出口,即出口多元,他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是要提高出口的增值,特別是在本國的增值,這就涉及了教育與培訓政策與制度的改革,因為,這是提升勞動力價值的最可靠方法。理想地看,若能轉型為創新經濟,出現許多創新企業與企業家是最可欲的,只是這畢竟是理想,因為,大馬畢竟不是個唯才是用(Meritocracy)的國家,故只能退而求次之。

當前,大馬流行談國家轉型,經濟轉型,政府轉型或什麼的,可若沒有敢敢去挑戰問題的本質,恐怕也只能空轉而轉不出什麼成果,如能否真正反腐倡廉,建立高效廉潔的政府,搞好良好施政,公平施政,去除權力尋租(Rent Seeking)與去除族群輸贏論的同舟共擠(而非共濟)的心理。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