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鞭笞不可取

2017年07月14日     11,162     檢舉

公開執行鞭刑不但對受刑者造成肉體的傷害,也重創其心靈與尊嚴。文明的懲罰主旨是要糾正錯誤的行為,讓犯人迷途知返,而不是通過刑罰公開羞辱他們。

 

吉蘭丹州議會星期三通過修正2002年伊斯蘭刑事程序法(Enakmen Tatacara Jenayah Syariah),修正的部份包括允許公開執行鞭刑。雖然這項修正案獲得州議員一致通過,但是其合理性與合法性卻受到質疑。

我國向來都沒有公開執行鞭刑的慣例,鞭刑都是在監獄內進行,不過根據這項修正案,任何在伊斯蘭法庭被判鞭刑的人士,可以在憲報頒布的地點,如清真寺,公開接受鞭刑。而修正案中也列出四項可被伊斯蘭法庭裁決公開鞭刑的罪名,包括通姦、肛X、誣告他人通姦以及喝酒。

雖然如往常般,丹州政府指這項修正案只牽涉穆斯林,不會涉及非穆斯林,但是由於早前丹州的一些宗教化政策對當地非穆斯林造成影響,非穆斯林社會關注事態的發展亦是無可厚非。

從法律角度視之,丹州要落實公開執行鞭刑,仍需克服重重障礙。公開執行鞭刑被指違反憲法,丹州議會固然有權力通過修正案,但是一切依然受憲法約束,不可逾越。這項修正案或許就如丹州議會多年前通過的伊刑法般,雖然經議會通過,但卻無法真正施行。

若論情理,鞭刑作為一種嚴酷懲罰也沒有必要公開執行,讓公眾圍觀。古代許多懲罰都公開執行,大有殺一儆百的意味;然而隨著文明的發展,這種具有侮辱性質的公開懲罰方式已逐漸被摒棄。

公開執行鞭刑不但對受刑者造成肉體的傷害,也重創其心靈與尊嚴。文明的懲罰主旨是要糾正錯誤的行為,讓犯人迷途知返,而不是通過刑罰公開羞辱他們。

與此同時,公開執行鞭刑所展示的暴力也會對圍觀者形成不良影響。去年在印尼亞齊省,一名年輕女子當眾遭處鞭刑,她因痛苦而尖叫,但圍觀群眾卻對此報以嘲弄的態度。由此看來,公開鞭笞有可能會削弱人們的同情心,催生更多的暴戾。這種場景不該在文明社會出現。

文明社會應有文明的懲罰方式,許多國家已廢除鞭刑,但丹州卻通過修正案允許公開鞭笞,無異於開文明的倒車。

 

文章來源:

星洲日報/星·觀點·2017.0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