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清江:覆水難收

2017年07月13日     72,146     檢舉

內閣決定撤回實習醫生無需SPM國文及格的寬限是預料中事。在馬來西亞,任何課題只要被政治化,准不會有好下場。尤其是當大馬土著權威組織、柔馬來遺產組織及巫統海外俱樂部等馬來右翼分子插上一腳的時候。

所以當希盟青年團宣布原則上同意承認統考文憑時,教育部副部長張盛聞口中的那一哩路將會變成九曲十三彎,馬來右翼分子會盡其所能,確保載著統考文憑的車子,永遠走不完那一哩路。

 

在馬來西亞,若想知道某個課題會否翻船,閱讀馬來報就可預測風向。馬來報這次大玩「合約及實習醫生SPM國文無需及格」課題,有先入為主之嫌,後果是加強馬來社會的錯誤印象,以為這些實習醫生多數會是非馬來人。一位馬來部長就通過推特說:「問題是有人民將國語視為馬來人的語文,而不是國語。」此推文一出,回應包括指責這些人是沙文主義者、不愛國,以及建議關掉華小等等。

單是這種沒有預先求證就下判斷的偏見,就已為國民埋下分裂的種子,讓過後浮現的事實變得於事無補。在這23名實習醫生中,有11名來自馬來家庭,他們因為父親或母親是外交官,長期在外國讀書沒報考SPM。

這是一個多元種族的國家,任何不經求證就下定論的種族偏見,就好像一根火柴,點火容易滅火難,也容易對脆弱的種族關係帶來傷害。

內閣這次的決定滿足了民族主義者的需要,可是有關做法將加劇人才的外流,也讓人再次見識了馬來西亞政府朝令夕改的不良示範。久而久之,不論是外資或國民,恐怕都會對政府的施政失去信心。

實習醫生沒有SPM國文資格,其實無關不尊重國語。我國在2004年因國內缺乏醫生,所以內閣才放寬條件,以吸引海外的大馬籍醫生回國。這才是真相,別動輒指責非馬來人不愛國,或者怪罪於華小。

華裔家庭大多知道國語的重要性,大家都希望孩子能掌握國、英語。像我們這一代華人,好多吃過國語沒優等不能進入國立大學的虧,都會逼著孩子放學後就上國語補習班。作為馬來西亞公民,不懂國語真的說不過去。

坦白說,那23名實習醫生其實很無辜,政府怎能如此呼之則來,揮之則去,這種做法猶如過橋抽板。當年國家缺乏醫生,政府放寬資格吸引他們回國服務。今天醫生過剩及面對有心人炒作的壓力,就去改變遊戲規則,對這些醫生極不公道。

香港當年成立廉正公署後展開雷霆反貪行動,一度引發公署人員跟警察起衝突。為了消弭彼此的緊張關係,也為了宣示反貪的決心,當局於是在1977年11月5日頒布一項特赦令,宣布除了已落網被審問和被通緝者,其他在1977年1月1日前犯下的貪污罪,一律不予追究。這不是讓步,而是解決問題的其中一個選擇或手段。

政府可以重新檢討聘用資格,但應該學習香港做法,為新的措施定下一個實施日期,只針對未來或者是新的雇用者,而不是去追究在任者。國語固然重要,但政府也應該肯定醫生們的專業。這些醫生是來救人的,他們在過去13年來幫助了許多病黎。政府與其強逼他們考取國文資格,不如給他們更多時間去充實醫學知識造福更多病人。

一個原本可以輕易解決的技術問題,竟然搞成大課題;經過內閣插手之後,問題看來好像已經解決了,但留下的破壞卻更長遠。覆水難收啊!

好政府絕對要做到取信於民!

文章來源:

星洲日報/總編時間·作者:郭清江·《星洲日報》總編輯·2017.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