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出手助攻?國際原油狂漲近9% 創2年最大漲幅

2018年12月28日     3,150     檢舉

油價26 日飆升,創下兩年多以來的最大單日漲幅。(示意圖/取自pixabay)

(2018年12月27日)俄羅斯表示願意開會以協助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拉抬油價、幫助穩定石油市場後,連日重挫的原油應聲反彈,創下兩年多以來的最大單日漲幅。

部分反彈是由於原油基準價格自 2017 年以來的低位大幅下挫,引發了逢低買入效應。

布蘭特原油期貨收高 4.57 美元,或 9.00% 至每桶 55.34 美元。

美國輕原油期貨 (WTI) 收高 4.19 美元,或 9.85% 至每桶 46.72 美元。

美國汽油期貨價格收高 7.64% 至每加侖 1.334 美元。

天然氣收低 0.004 美元,或 0.12% 至每一千立方英尺 3.419 美元。

由於美國政府關閉、美國利率上升、以及美中貿易爭端令投資人感到不安,加劇了對全球經濟增長的擔憂,原油市場近日陷入了低潮。

美國政府關閉、美國利率上升、以及美中貿易爭端令投資人感到不安,加劇了對全球經濟增長的擔憂,原油市場近日陷入了低潮。( 圖 / 中央社 )

儘管 12 月初石油輸出國組織與俄羅斯等外部生產商 (OPEC+) 達成協議,減少 120 萬桶 / 日的產量,但石油價格自 10 月初以來下跌了 38%。這似乎代表在這個價格水位上,市場仍真正關注需求,而非供給。

分析師表示,最近的拋售感覺不那麼理性,反而是種情緒上的整體市場崩潰狀態,使股票市場波動加劇,而宏觀擔憂的增加也打壓了一些資產類別。

俄羅斯石油公司 Rosneft 的負責人 Igor Sechin 也預測,2019 年油價將在 50 美元至 53 美元之間,遠低於今年布蘭特達到的 86 美元 4 年高峰。

同時,分析師也認為,目前過度低供應量也將造成 2019 年油價的問題。

Tudor Pickering Holt & Co 寫道,「OPEC 第一季度的削減應該會推動市場平衡供應不足,如果美國上游業者像投資人所期待的那樣削減資本,那麼隨著美國經濟增長擔憂的消退,商品最終將在新的一年裡開始尋求支持」,表示短期的供給下滑會造成明年上半年的油價攀升。

兩個月前,人們還在擔心油價衝上 100 美元,但如今局勢逆轉,油價不僅已經從 10 月初的高點下落 40%,何時止跌也不明朗。RBC Capital Markets 大宗商品策略全球主管 Helima Croft 認為,油價持續下挫,反映的其實是人們對 2019 年經濟衰退的擔憂。

油價近日跌幅加劇,上週西德州原油 (WTI) 價格就重挫 11%,創下近 3 年來最差的單週表現。週一 WTI 更跌破每桶 45 美元價位,是自 2017 年 7 月以來首次。

Croft 說:「我認為,我們在石油業所看到,是對 2019 年經濟衰退的巨大擔憂。這確實對市場造成了很大壓力。」

Croft 的評論反映了華爾街的一種新的看法,即打擊油價的不再偏重供給面,經濟增長放緩和需求弱於預期,才是將石油市場進一步推入熊市的元兇。

市場憂明年需求減少

在油價走弱之下,OPEC、俄羅斯與其他幾個主要石油生產國,本月早前承諾自明年 1 月起,每天從市場上減少 120 萬桶原油,但油價的跌勢仍在繼續。

Croft 認為,這說明人們對明年的需求更為擔憂,特別是對中國需求的擔憂。

相關調查結果,也符合這種想法。根據 CNBC 的一項調查,近半的財務主管認為,2019 年底前出現衰退的可能性很大。德勤的調查顯示,美中貿易緊張局勢,正在導致金融業高管對中國經濟增長失去信心。

瑞穗證券 (Mizuho Securities) 首席石油分析師 Paul Sankey 也在上週的研究報告指出,將油價下跌歸咎於供應的增加是錯誤的。

Sankey 表示,油價疲軟是因為許多需求信號都在閃爍,如果需求觸底,減產也無關緊要。 全球 GDP 的向下修正仍在繼續,衰退的風險正在上升,股市也反映了這一點。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