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種日曆:花中「君子」並不高冷,你在餐桌上就見過

2018年12月25日     356     檢舉

蘭花在中國人心目中的地位甚高。凡是國人聊到蘭花,出現頻率最高的詞語就是「貴」、「稀有」、「君子之花」。其中,排在首位的那必須是貴,曾經身價上千萬的蘭花,把「蘭花貴」這個概念深深地烙在了中國人的腦海之中。於是我們忽略了那些身價不是很高,卻又陪伴在我們身邊的蘭花。

有一天,一位朋友給我發來一張照片,說在上海的路邊草坪里尋覓到了疑似蘭花的植物,高興得不得了。照片上是一株綬草,它有著細長的花序,所有小花圍著花葶順次螺旋排列,就像是佩戴在胸前的綬帶,因此得名。這種蘭花在中國大部分地方都能找到。

其實除了綬草,還有離我們更近的蘭花,比如今日主角石斛,它就出現在我們的餐盤裡。

美麗的石斛怎麼就出現在餐盤了呢?稍後告訴你。圖片:Fan Wen / flowersview.com

絢麗百態是蘭花

在一些稍貴點兒的餐廳,很多菜肴旁邊都會擺放著一朵紫紅色的花。它有點像顯瘦版的蝴蝶蘭,三片花瓣與三片萼片組成了美麗的花朵,有一片花瓣變成了嘴唇模樣,而花朵中央還有一個「小鼻子」。這就是石斛了。

如果我們仔細瞧瞧花朵上的那個「鼻子」,就會發現這個結構不簡單。擠開「鼻頭」的白點,就會發現下面藏著黃黃的硬塊,這其實是石斛的花粉塊,而在「鼻子」前端下側有一個空腔,那就是柱頭腔了。帶帽子的成塊花粉,與花粉伴隨在一起的柱頭,以及合成鼻子形狀的合蕊柱,這就是蘭花最典型的特徵。

這是蝴蝶蘭,箭頭所指是它的合蕊柱。圖片:pixabay

在野外,雨林中的樹幹上到處都綻放著美麗的石斛花朵,從淡粉到鵝黃,從淺綠到深紫,花色非常絢麗。整個石斛屬有1000多個種類,幾乎個個如此。不經意間,石斛就能在雨林中營造出空中花園般的奇觀。

當然了,這些吸引昆蟲幫它們傳粉的招牌,都有對應的招徠對象,不同蟲子為不同石斛服務,最終實現花粉的定向投送,從而維持了不同石斛物種的血脈純潔。

不同顏色的石斛。圖片:Larsen Twins / larsen-twins.dk;Maja Dumat / flickr

好事兒的人類搞雜交

在自然界,人類的需求永遠很特別,在欣賞花朵這件事上,尤其特別。我們會儘可能地把「大」和「艷麗」這些特點結合在一起,當起了「不負責任」的花粉投遞員,通過雜交產生了很多在自然界不可能出現的石斛物種。這些物種已經活躍在我們身邊,包括餐盤上的那些配飾。

春石斛就是春天開花的種類,以金釵石斛系列為主。它們的假鱗莖上幾乎每節都開花,每節著花3~4朵,因為植株個頭小,花朵密集,所以成為了年宵花的主要品種。春石斛只有一個小缺點,那就是會落葉,光禿禿的假鱗莖就顯得不太好看了。

一種雜交而來的春石斛。圖片:Marie-Lan Nguyen / wikimedia

至於秋石斛,主要是指蝴蝶石斛組、羚羊石斛組及這兩個組的組間雜交種,它們的自然花期主要集中在秋天,因此得名。秋石斛的花朵並不開在假鱗莖的節上,而是開在伸長的花梗上,每個花梗能長出10~20朵花,多者可達20~30朵。只要溫度適宜,秋石斛全年都可以開花,簡直就是為生產鮮切花而生的物種。而且秋石斛不僅占領了花店,還攻占了餐桌。

蝴蝶石斛(D. bigibbum)。圖片:worldoffloweringplants.com

配飾花朵的安全處理

餐桌上的這朵花,到底能吃不能吃呢?每次帶小朋友去餐廳總會碰到這個讓人撓頭的問題,小傢伙們對於這些花朵的興趣遠遠超過了菜肴本身。

雖說石斛花朵本身並沒有問題,無毒無害。但是擺在餐盤裡的花,往往並不簡單。在網上流傳的一些美食圖片中,配飾用的花朵(比如說韭蓮)就是不可以食用的。

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確認這些花朵是不是作為食用品類來種植的。如果只是園藝觀賞用途的花卉,就可能會噴施大量農藥,在運輸過程中也會使用很多抗腐敗的藥劑,另外作為餐盤配飾的花卉一般很難進行深度清洗。若真如此,就會給食用者帶來很大的風險,那吃下去的就不是美麗而是痛苦了。

餐廳常見的擺盤裝飾。圖片:圖蟲創意

即便配飾的花朵能吃,且沒有農藥和保鮮劑問題,那還是要注意一些細節,比如要把花朵上所有的雄蕊盡數摘除。因為,雄蕊釋放出來的花粉會引發很多過敏症狀。花粉顆粒上帶有很多作為植物授粉識別標誌的蛋白質,但在有些人的免疫系統「眼中」,這就是細菌、病毒等入侵者的識別物。於是,免疫細胞就被調動起來群起而攻之,導致打噴嚏、發熱等一系列症狀。所以,花粉還是去除掉比較安全。

醜醜的假鱗莖也有用武之地

石斛可以說是一類任性的蘭花,把所有的美麗都留給了花朵,而滋養花朵的假鱗莖的長相,那就實在抱歉了。不過千萬不要小看這些像干樹枝一樣的假鱗莖,它們也有自己強大的生存本領。

作為一種附生植物,石斛通常生長在樹幹和石壁上,要想在這些地方活下來並不容易,最難解決的就是水的問題。在雨季倒還好說,畢竟每天都有雨水流過;但到了旱季,事情就複雜了,必須有存水的工具。蘭花的「蓄水池」千奇百怪,石斛蘭枝條狀的莖、密花石豆蘭紡錘形的假鱗莖和芋蘭圓圓的塊莖都是儲水的好工具。

蘭科圍柱蘭屬的Encyclia chimborazoensis,可以清晰看到嫩葉基部生長著漸尖的假鱗莖。圖片:wikimedia

石斛肉乎乎的假鱗莖,不僅有足夠的存儲容量,還有獨特的保水絕技。石斛的假鱗莖中有很多多糖類物質,黏糊糊的多糖有很好的吸水能力,類似很多化妝品中的保水成分。差別就在於,人類是為了美麗,而石斛是為了活著。

假鱗莖滋養了眾多石斛花朵。圖片:C. T. Johansson / wikimedia

它們並不是造富的「樓閣」

在中國,食用鐵皮石斛等食用種類有著悠久的歷史。《神農本草經》和《本草綱目》中都有對石斛藥用的記載,被認為具有益胃生津、滋陰清熱、止咳潤肺的功效。不過,目前沒有一項研究能表明石斛就是立竿見影的靈丹妙藥。石斛的藥用價值究竟有多大,仍有待研究。

與此同時,在廣告宣傳不斷高漲的情況下,市場對藥用石斛的需求量不斷攀升,從20世紀60年代的年均70噸,上升到20世紀80年代的600噸,再到目前的年均1000噸,這個數字還在不斷刷新。利益驅動下的濫采濫挖對野生鐵皮石斛造成了巨大威脅。

被作為藥用的石斛。圖片:Tolungkwong18 / wikimedia

近年來,隨著組織培養技術的發展以及種植技術的推廣,石斛家族的地盤其實是擴大了。但是新的問題又出現了,石斛的消耗量減少,很多石斛種植者並沒有獲得收成,山上的石斛反而成了滯銷的「農作物」。

這些造就空中花園的植物,會繼續帶給我們美麗的生活,還只是一個造富的「空中樓閣」,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是物種日曆第4年的第357篇文章,來自物種日曆作者@史軍。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