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污形式不再局限於金錢 朝聖配套變賄賂品 

2017年07月02日     24,975     檢舉

罪犯的賄賂品標新立異,除了金錢及貴重物品,有甚者以神聖的宗教為誘餌,提供小朝及朝聖配套予政府官員。(網絡圖)

貪污形式不再局限於金錢 朝聖配套變賄賂品 

(吉隆坡30日訊)《南洋商報》報道,為了滿足「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貪婪人性,罪犯的賄賂品標新立異,除了金錢及貴重物品,有甚者以神聖的宗教為誘餌,提供小朝及朝聖配套予政府官員。

大馬反貪污委員會雪州主任拿督旺冉里指出,反貪會是在調查數名關鍵的涉案公務員嫌犯時,驚覺有人使用上述配套賄賂,包括宗教局。

「除了小朝及朝聖配套,嫌犯也在開齋節期間推出奢華酒店及餐館的開齋配套賄賂。」

賄賂換承包資格

據《大都會日報》報道,旺冉里說,這些宗教性質的賄賂行為,主要涉及承包商爭取承建政府的基建項目。

「他們的賄賂行為旨在控制競標拍板人的意願,類似情況也發生在私人企業。」

他說,反貪會將竭盡所能「感應」有關的惡劣行為,並在掌握所需證據及資料後,展開嚴厲行動。

早前一名檳州回教法定稅金機構總執行長、3名高級官員及8名承包商,因涉嫌在今年5月瀆職及貪污而被捕。

宗教機構也難倖免

旺冉里說,連宗教機構職員的手腳也不幹凈,如今再也沒有人值得信賴。

他分析,舞弊罪行分為4大類,即索取或接受賄賂、提供或給予賄賂、提出捏造的要求,以及濫用職權。

他補充,賄賂的途徑包括金錢、捐獻、貸款、費用、禮物、高昂的擔保金,或其他利益。

「此外,賦予職位、升遷、工作、雇用協議或服務,及任何提供工作或服務的承諾,都等同賄賂。」

另外,反貪會副首席專員(行動)拿督阿占巴基在接受媒體訪問時坦言,國內的舞弊情況可謂非常嚴重。

私邸成貪官熱門「贓庫」

犯罪分析員拿督阿克巴透露,大多「受賄大鱷」級的公務員,習慣將資產或黑錢藏在本身名下的住宅或建築物。

「此普遍策略持續被使用,以避開執法單位耳目,及追查他們超越實際收入的奢侈生活。

「一個人若過於炫富,容易暴露受賄行為。」

他舉例,早前數名政府高官被捕,反貪會官員隨後搜獲大批現金、珠寶首飾及其他貴重物品。

他敦促所有政府高官誠實申報財產,包括國家領袖、部長、各局總監、國家首席大法官及總檢察長。

「若他們以害怕被受威脅或被盜為由拒絕申報,這是不合理的,因為大馬會每年公布十大富豪名單。

「再說,反貪會在展開調查及逮捕行動時,不分對方身分地位高低。」

宗教名義無法洗罪

霹靂州宗教司丹斯里哈魯沙尼提醒行賄者,儘管賄賂含回教概念,也無法凈化罪行。

「儘管借用宗教名義掩飾,一旦接受對個人或單位帶來特定重要性的禮物,已構成舞弊。

「舞弊就是舞弊,若對方為了獲得承包建築項目批准,而作出『給予』的動作,已是一種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