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明安:徵稅弄得民怨沸騰

2017年06月22日     21,347     檢舉

旅遊稅風波尚未平息,關稅局又宣布7月起7大類食品將從消費稅零稅率表除名,徵收6%收費稅,包括了海鮮類,蔬菜類,水果類及麵條食品類等超過60種食品。這項宣布引起廣大市民不滿,更擔憂物價進一步上漲,生活成本持續高攀。

在一片反對聲浪中,關稅局緊急剎車,朝令夕改的政策,再一次成人話柄,也凸顯關稅局缺乏一個國家機構該有的專業與高度。第二財長佐哈里隨後表示,他對7大食品徵收消費稅一事毫不知情,也從未曾在內閣討論或通過。這樣的行政偏差,不禁令人擔憂我國小拿破崙和官僚文化的嚴重地步。

不適當的比較

自2015年4月1日落實消費稅至今,2016年消費稅稅收達412億令吉,關稅局放眼要在今年取得400至420億令吉的消費稅,與2016年全年稅收差距並不大,為何突然宣布要徵收7大食品類消費稅?這是否表明,今年度的稅收並不如預期來得高,必須尋求對策提高稅收?

7大食品類要是被徵收消費稅,影響層面之廣,並非關稅局或政府可以掌控的。據報道,關稅局是以「不是公眾日常食品」為遴選標准,將7大類食品征消費稅。但是,其中一些都是我們日常食品,例如麵條、米粉、咖啡、馬鈴薯、玉蜀黍等食材,與我們的飲食習慣息息相關,怎會「不是公眾日常食品」呢?再說,將一些本來就已經不便宜的海鮮及進口水果徵收消費稅是不合邏輯的,這會影響並拉低我們的飲食文化。

「不是公眾日常食品」的遴選標准,到底有沒有明文規定?如何去衡量?關稅局是否有經過專業考究及評估?雖然說這項政策緊急喊停,但這並不表示以後不會在「適當的時機」落實,例如說大選後。關稅局緊急喊停,是對民眾的怒火始料未及,政府也擔憂將近的大選受到拖累,不得已暫時「冷藏」。

當然,從消費稅乃至旅遊稅,以及這一次擴大徵消費稅的食品,官老爺總是說外國早就已經落實了,而且稅率比我國來得高。他們總是拿丹麥、英國、新加坡等高收入國家來作比較,混淆視聽。我國的人均收入世界排61,只有1萬1090美元,而新加坡、丹麥、英國等國家的人均收入都有約5萬美元,是我國的5倍,如何比較?

聯邦政府的主要收入來自於石油,佔了總收入的1/3,依然還需不斷從人民身上徵收各種稅賦來替政府「分擔」,這證明我國財政管理出現嚴重的弊端。理財不當加上貪污腐敗日益猖獗,再再加劇我國走向衰退。人均收入相對的低,稅務卻不斷提高,這不符合經濟理論,一些人甚至預測,大選後若依然是國陣執政,消費稅的6%稅率勢必再提高,以達到10%的終極目標。

國陣政府鼠目寸光,面對全球化的挑戰並不能審時度勢,坐以待斃,持續被邊緣化。不斷以徵稅填補財政窟窿,貧富鴻溝日益擴大,老百姓生活得不到改善,任由貪官污吏搾干民脂民膏。這樣水深火熱的經濟局面,我們還有增稅的空間嗎?民怨沸騰,好自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