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刪帖員訴苦:壓力大工資低 暴露還怕報復

2017年06月19日     2,665     檢舉

阿波羅新聞網 2017-06-18 訊】據英國衛報報道,去年11月, Facebook無意中將公司內容審查員的身份信息泄露給了疑似恐怖分子的用戶,讓審查員陷入危險之中。Facebook旗下22個部門的1000多名工作人員受到此次安全事故的影響。Facebook僱傭內容審查員監控並刪除社交平台上的爭議內容,這些內容可能涉及色情、仇恨言論和恐怖主義。

去年Facebook在自家軟體中發現一個安全漏洞,當審查員對特定群組進行封禁操作時,管理員的個人信息會顯示在群組活動通知中,並對群組管理員可見。

有1000名審查員可能受到這一安全漏洞的影響,其中約有40人服務於Facebook歐洲總部的反恐部門,該部門地點位於愛爾蘭都柏林。其中6人被認為有較大的可能性遭到打擊報復。

其中一位審查員匿名接受了《衛報》的採訪。這位伊拉克裔的愛爾蘭雇員曾封禁了一個埃及的聊天群組,隨後他得知群組內7名伊斯蘭國同情者查看了他的個人信息,為了安全起見,他逃離愛爾蘭前往東歐躲避。

Facebook發表聲明確認了該安全漏洞的存在,並表示已作出技術性改進,以更好地發現和防範此類問題再次發生。

前文中躲藏起來的審查員是全球科技外包公司Cpl Recruitment的數百名合同工之一。這些人為僱主監督社交網絡上的不良內容。審查員的工作通常薪資較低且缺乏保障,被視為苦工。該名審查員原是逃亡到愛爾蘭的中東難民,由於擔心極端分子的打擊報復,他被迫離開愛爾蘭前往東歐尋求躲避。

「留在都柏林太危險了。」他說。他的家人已經遭受過恐怖主義的折磨:他的父親被綁架毆打,他的一名叔叔在伊拉克被處決。「我們逃到愛爾蘭的唯一原因就是為了擺脫恐怖主義和威脅。」他說。

這位審查員透露,另外5名工友也面臨類似威脅,他們的個人資料已經被ISIS、真主黨和庫爾德工人黨成員查看,這些組織被美國定義為恐怖組織。

審查員稱ISIS懲罰反恐叛徒的方法就是斬首,而且可能會指使愛爾蘭當地的極端主義者行兇。當這些審查員們收到來自被封群組的疑似恐怖主義者的加好友請求時,他們意識到自己可能面臨危險。

2016年11月,Facebook安全小組通過緊急調查,確認審查員的個人資料已經暴露。隨後Facebook召集受影響人員,提醒後者注意安全防範。

Facebook為受影響人群安裝家庭報警監控系統,並為受威脅程度高的人員配備通勤工具,還通過員工援助計劃提供諮詢。

由於對Facebook採取的措施不放心,這位審查員選擇出國躲避。他形容自己在東歐的生活像流亡者,深居簡出,全靠積蓄維持開支。由於沒有經濟來源,他在上個月再度返回愛爾蘭。

「我沒工作,時常焦慮,還在服用抗抑鬱藥。」他說。「我走到哪兒都得提防著身後。」

本周他在都柏林傷害賠償委員的幫助下,對Facebook和僱主Cpl Recruitment提起訴訟,希望後者能賠償信息泄露給他帶來的心理傷害。

Cpl Recruitment沒有回覆置評請求。Facebook則試圖淡化信息泄露所可能帶來的危險,表示會為受影響人員提供支持,採取有效措施保證其安全。

此番安全事故再次引發人們對科技公司僱傭低薪勞工的關注。除了歐洲難民和美國無業者,在菲律賓和印度,還有成千上萬的人在從事這種待遇差且有爭議的工作。

《衛報》在不久前報道了Facebook用來訓練審查員的培訓手冊,其中包括細緻的文字指導、電子表格和流程圖。前文中的審查員因會說阿拉伯語而被僱傭,他與其他的工友合作,監督Facebook上的恐怖主義信息。

審查員抱怨身為合約工他們無法享受Facebook正式員工的待遇,儘管為同一家享譽全球的公司工作,他們只能算「二等員工」。時薪15美元的工作要求他監控對全球恐怖主義網絡有所了解,工作中需要面對的爭議材料也容易給人壓力。

「每天早上進來,看見的都是斬首的視頻,有人被屠殺、扔石塊和被處決。」他說。

Facebook的政策允許用戶上傳非常暴力的圖像,只要它們不宣傳恐怖主義即可。這意味著有時候審查員需要反覆觀看同一段可能令人不適的內容,以確定是是否允許內容發布。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