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特佐再被爆揩1MDB油水 粉紅鑽1.16億贈MO1夫人

2017年06月16日     17,050     檢舉

(吉隆坡16日訊)美國司法部週四對一馬發展公司(1MDB)展開第二輪行動,尋求充公總值約5億4000萬美元(約23億令吉)的資產,包括大馬年輕富商劉特佐為「大馬一號官」(MO1)的妻子購入、價值2730萬美元(約1億1650萬令吉)、重22克拉的粉紅鑽石項鏈。

在厚達250頁的訴狀中,美國司法部先後13次提及「大馬一號官妻子」(MO1’s wife),這也是「大馬一號官員妻子」首次出現在美國訴狀中。

這是美國當局對一馬公司最新採取的法律行動,有關訴狀披露了劉特佐購入有關鑽石項鏈的詳情細節。

網媒「當今大馬」在取得的美國這份最新文件中,提到早前遭挪用的德意志銀行款項,被劉特佐用來協助一號官妻子囊獲總值130萬美元(約555萬令吉)的27款18K黃金項鏈與手鏈。

相關訴訟文件指出,劉特佐於2013年6月2日,發短訊給美國紐約頂級珠寶設計師施華茲(Lorraine Schwartz),要「一顆18克拉粉紅心形鑽石,艷彩或略帶;艷彩。製成鑽石項鏈。急要。」

文件指出,施華茲尋得該款鑽石後,7月5日應約前往摩洛哥,登上劉特佐租賃的私人遊艇,向他和「一號官妻子」等人會面;施華茲被指早前並未知道『客戶』(大馬一號官妻子)的身分。

當時在遊艇上的人,還有阿爾巴投資PJS公司前總執行長莫哈末阿末巴達維,及「大馬一號官妻子」一名朋友。

文件說,施華茲也於同年9月28日,在紐約文華東方酒店,再會見劉特佐與「大馬一號官妻子」,展示有關鑽石設計。

生意夥伴才是買家

文件寫道,劉特佐雖然安排購買這款項鏈,但其生意夥伴「陳金隆」才是名義上的買家(nominal purchaser)。

美國司法部在這份文件稱掌握了證據,證明劉特佐或利用「他與22克拉鑽石項鏈買賣的關係;成品最後在在2014年3月7日,送到香港給(大馬一號官妻子)的大馬朋友。

但文件未說明,這條鑽石項鏈最終是否由一號官妻子自己穿戴,或是已經轉送他人。

用貸款填子公司資金缺口

美國司法部指出,一馬公司利用德意志銀行的貸款,來填補子公司Brazen Sky有限公司的資金缺口。

據稱,Brazen Sky公司在寶橋環球基金(Bridge Global Absolute Return Fund),擁有總值23億1800萬美元(99億2100萬令吉)的「投資單位」,這筆「投資單位」是由寶橋投資管理有限公司(Bridge Partners Investment Management Limited)所管理。

美國司法部說,這筆「投資單位」非常不值錢。

「一馬公司將德意志銀行貸款循環湊數,令Brazen Sky公司看起來是在積極地將這筆『投資單位』兌換成現金,但其實那只是同一筆錢在不同的機構循環轉移。」

循環湊數掩飾不值錢投資單位

美國司法部揭露,一馬發展公司利用循環湊數的方式,掩飾該公司的不值錢「投資單位」。

一馬公司早前將存放在蓋曼群島的現金變成「投資單位」,引起國際銀行質疑而提早追債,政府因此通過重組一馬公司的資金來還債。

「當今大馬」引述美國司法部訴狀報導,這個被命名為「回購期權」(Options Buyback)階段,闡述一馬公司向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所借的兩筆總值12億2500萬美元(52億4300萬令吉),當中8億5000萬美元(36億3800萬令吉)已被挪用。

一馬公司也通過子公司一馬能源控股有限公司(1MDB Energy Holdings Limited),向德意志銀行取得兩筆貸款,分別是2億5000萬美元(10億7000萬令吉)和9億7500萬美元(41億7300萬令吉)。

支付粉紅鑽石項鏈資金   來自一馬公司債券

美國司法部訴狀也寫道,用來支付22克拉粉紅鑽石項鏈的資金,來自一馬發展公司在2013年發布的30億美元(約129億令吉)債券,也是「海角七億」的部分資金。

訴狀指出,大馬總檢察長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在2016年1月召開記者會時宣稱,源自沙地王室,匯入「一號官」個人戶頭的6億8100萬美元私人捐款中,當事人只用了一小部分獻金,並退還餘下6億2000萬美元。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