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鐘看懂》莎菲宜阿都拉,何許人也?

2017年06月12日     39,573     檢舉

5月31日,揭弊網站《砂拉越報告》刊出一份文件,指首相納吉曾用來接收SRC International匯款的個人戶頭,原來也曾轉帳950萬令吉給一名資深律師。而後團結黨青年團團長賽沙迪報案點名,這名律師正是在安華肛交案2.0中擔任主控官的莎菲宜.阿都拉;這讓所有媒體,再度聚焦於這名頗有爭議性的法律界大佬。今天的《三分鐘看懂》,我們一起看懂莎菲宜阿都拉那些,你未必知道的過去。

莎菲宜1977年開始進入總檢察署共工作,1985年轉當律師。翻開他的執業史,他接打過無數受到高度關注的案子。客人當中又以巫統領袖居多,而且勝績累累。

1987年巫統AB陣營大鬧黨爭,代表姑里派在法庭里成功挑戰馬哈迪派,並讓原巫統被法庭判為非法組織的,正是莎菲宜!

2007年,莎菲宜接打的另一宗官司,轟動國內外。莎菲宜擔任曾是納吉顧問的拉薩巴金達的辯護律師,就他被控教唆警員西魯以及阿茲拉謀殺蒙古女郎阿旦杜亞一案進行抗辯。一年後,法庭宣判拉薩無罪釋放;控方沒有繼續提出上訴。

2012年,莎菲宜再次成為新聞頭條人物,不過卻不是因為法庭官司。那年,反對黨出示文件,顯示莎菲宜曾致函聯邦法庭,要求延遲他客人的聆訊,原因是他本人受首相夫婦委託,到紐約、倫敦、杜拜等城市,進行不知名的「敏感任務」。消息傳出後,莎菲宜只以「UTTER RUBBISH」,即一派胡言這一句話,作為回應。

莎菲宜近年最受關注的,肯定是2013年,被政府委任為安華肛交案2.0的主控官,而且他是在高庭一審宣判安華無罪之後,控方在上訴過程中才突然受聘進來的。當年政府這種不用總檢察署內檢控官的罕見做法,引起關注。首相署之後說,政府只用了1千令吉付給莎菲宜象徵性的費用。2014年3月,上訴庭判決安華罪成。2015年2月,聯邦法庭判決安華上訴失敗,必須坐牢。

如果你以為莎菲宜和安華案件的關係在官司後就結束了,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聯邦法院下判後的兩個星期內,莎菲宜就接連兩次出席演講,也接受國英文報的專訪,大談安華案及控方論點,甚至是法庭清堂審訊時的詳情。這引來一些律師的反彈,認為他違反了職業操守,要求律師公會譴責及對付他。不過,莎菲宜卻取得禁令,迫使律師公會撤回動議,並起訴律師公會及兩名提案人誹謗。去年,高庭宣判莎菲宜敗訴。

除上所述,莎菲宜職業生涯中還有許多收到矚目的案子,包括:

1,)雪州前大臣莫哈末泰益攜鉅款赴澳洲被控一案,由他辯護。最後,莫哈末泰益無罪釋放。

2)吉隆坡聞人高崝添兩度被警方以緊急法令扣留,莎菲宜替他上下奔走,最後高崝添獲得釋放。

3)柏華惹前董事經理謝英福被控不誠實轉帳7千萬,莎菲宜為其抗辯,最後謝英福無罪釋放。

4)前部長卡西達卡丹被控貪污1700萬案件,莎菲宜擔任辯護律師,最終卡西達無罪釋放。

5)2012年,莎菲宜代表莎麗扎就養牛案起訴拉菲茲誹謗,案件最後撤銷。

6)2015年,莎菲宜代表森州政府到聯邦法院就上訴庭判決三名跨性人不當著裝無罪案提出上訴,案件仍在進行中。

也許你很難想像,莎菲宜在過去十多年還是我國人權的重要代表。他在2004年受委擔任大馬人權委員會專員。2012年,他是我國東協人權委員。去年,納吉委任他成為我國首名人權大使。

由於他這些年來和巫統領袖過從甚密,以上的多項委任,自然引起反彈。不過這一切視乎都難以阻擋莎菲宜在自己的職業路上,繼續勇往直前。

莎菲宜在2009年一篇星報的訪問中說到:「別人都說,我在法庭上太有魅力了。」「我在法庭上,試圖讓每一個法官都覺得我迷人。」

的確,就專業而言,莎菲宜無疑是一名出色的律師。只是,接下來這名充滿魅力的大狀,會如何回應這次的950萬令吉疑雲呢?且讓我們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