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照顧他很辛苦,但他是我哥哥...」做兄弟的,有今生沒來世。 這才是真正讓人動容的手足之情!

2017年06月08日     15,129     檢舉

(檳城7日訊)姓陳橋是檳城著名的旅遊勝地,但這裡卻有著一段兄弟不離不棄,讓人動容的故事。69歲的哥哥因糖尿病切除雙腿,弟弟在過去16年來對喪失生活能力的哥哥不離不棄,除了負責哥哥的每日三餐和看病,還經常抱著他從橋中走到橋頭去洗澡,16年來無怨無悔。

 

許亞興(69歲)在16年前因糖尿病切除一雙小腿後,其弟許亞平(67歲)就請求姓陳橋的親戚在小木屋旁隔了一所非常小的房間給哥哥居住,方便他照顧。

 

哥哥糖尿病切除雙腿

 

許氏兄弟從小在姓陳橋長大,他們父母育有2男3女,許亞興排行老二,許亞平排行老三,他們一家六口與親戚就一直住在如今許亞興棲身的姓陳橋小木屋裡,直至父母去世後,女的就嫁人了,單身的許亞興工作後就住公司宿舍,而許亞平依然住在姓陳橋,他幫橋頭一所已搬遷的鄰居看管空屋子,而他就住在那空屋隔出的一間小木房內。

 

「我哥哥病前一直都有工作,他曾在一家批發店上班,之後又做保險員,後來身體開始不好,什麼病都有,還患過肺炎,我就要求我們老家的親戚,在木屋旁隔一間房給他養病,那時他瘦得皮包骨,大家都說他活不下去了,可是我很耐性地照顧他,他慢慢地活了起來。」 

 

許亞平說,哥哥康復後,又因為糖尿病而逼切除一隻小腿,那時他們的生活更辛苦了,雖然已到了退休年齡,但他還是堅持做散工來養活他和哥哥。

 

橋中抱到橋頭洗澡

「雖然照顧他很辛苦,但他是我哥哥...」做兄弟的,有今生沒來世。 這才是真正讓人動容的手足之情!

 

「我每天都會送飯給哥哥三四次,有時工作一半,鄰居告訴我哥哥又大便在褲子了,我又得放下手邊工作,馬上回家給哥哥清洗,因為他行動不便,我都是取一桶水進去給他抹身清洗好幾次,每兩天就抱他再推他到橋頭我居住的地方洗澡,也一定定期帶他看病,雖然辛苦,但他是我哥哥。」

 

他說,姐妹們都嫁人了,有各自家庭,她們偶爾也會來看哥哥,但長期照顧的唯有他一人。

 

許氏兄弟的好感情,姓陳橋內的居民都知道,他們說,不必送老人院,弟弟都可以把哥哥照顧得好,每天再辛苦,也會來回打包給哥哥吃,扛他洗澡,帶他看醫生,就算再忙,也會拜託他們看下哥哥,這些年,他們都是這樣走過來的。

 

畫家牽線助兩兄弟

「雖然照顧他很辛苦,但他是我哥哥...」做兄弟的,有今生沒來世。 這才是真正讓人動容的手足之情!

 

陳瑞萬是被義工謝秀花通知,才來到姓陳橋,而謝秀花已經長達3年給許亞興關懷和幫助。

 

謝秀花是名畫家,4年前因為一場車禍,腦部瘀血,導致她無法再提起畫筆,後來成了全職義工到處幫助人。

 

「我很多年前因為到姓陳橋畫畫,看到許亞興的悲慘情況,那時心裡就非常難過,留下深刻印象。3年前我成了義工後再看到許亞興,他還是住在那很小很小的木房內,那時我就決定幫助他。」

 

謝秀花每月都會跟一群義工朋友來探訪許亞興,給他一點生活費,買日常用品給他,幫他按摩。許亞興很少說話,也很有禮貌,從來也沒有任何怨言,更沒要求過什麼。

 

「他居住的環境在晚上的情況讓人難過,無水無電,對一個行動不便眼睛又盲的老人來說是很危險的,我後來經過朋友介紹,找上了菩提馨園,院長人很好,馬上答應探訪,如今得到這樣的結果,我很欣慰。」

 

小房沒水電 汗尿味飄臭

 

許亞興居住的小房,小得只能容納一個人的身體,房內什麼都沒有,連水電都沒有,大白天他滿身是汗水,因為都直接大小解在褲子上,房內有一股惡臭無比的尿騷味,到了晚上,更是黑漆漆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許亞興除了雙腳切除,如今也因為糖尿病影響了他的視覺,可說是半盲了,也因為身體虛弱,說話也口齒不清。

 

每天服藥定期複診

 

雖然他失去了雙腳,但他常常會用上半身爬行來行動。許亞平說,雖然生活再辛苦,但哥哥從來默默承受,也不曾鬧過任何情緒。

 

「我拿什麼他就吃什麼,因為我工作也很忙,很難去注意他的飲食,但一定會每天給他服藥,定期帶他複診。」

 

問他為何目前還是單身,許亞平笑笑說:「我如果結婚了,就不能好好照顧哥哥了啊!」如此簡單地一句話,道盡他們深厚無比的手足之情。

 

菩提馨園免費收留  讓哥哥獲更好照顧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