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詩堅:馬哈迪是永遠的主角?

2017年06月06日     19,630     檢舉

馬來西亞政治經過60年的鬥爭和轉變後竟然又回到從前,讓我們似曾相識,又感到困惑而不能理解,為什麼還是這批人在政治舞台「刀光劍影」?

舉一個最有代表性的例子是在1993年時,巫統黨選前夕安華通過基層的力量獲得絕大部分的區部提名為署理主席(這是當時巫統允許的「紅票」制度),幾乎超過80%。這在馬哈迪看來是不好的預兆,也就勸安華不要激動應讓嘉化峇峇繼續當署理主席和副首相。

但安華向馬哈迪表明這是基層的壓力,他無法阻止他們向他靠攏。於是自知已屈居下風的嘉化峇峇退出提名署理主席,也就意味著安華將不勞而獲,並按照巫統的傳統,他將成為副首相。

在那個時候,安華組成的隊伍稱為「宏願隊伍」。在表面上是迎合馬哈迪的2020年宏願構想,而實際上在馬哈迪看來是安華向他發出挑戰。當年的宏願隊伍以安華為首,另三名支柱是慕尤丁(柔州務大臣)、莫哈末泰益(雪州務大臣)及納吉(教育部長)。他們三人同時當選副主席而把原副主席阿都拉「踢走」,也同時將馬哈迪的左右手山努西(吉州務大臣)的政途堵住。

黨選過後,馬哈迪審時度勢後,發現其身邊的副手安華已羽毛豐滿,不再是剛出道的「血氣方剛」的小伙子。

由於形勢有變,馬哈迪在1995年舉行大選時來一個令對方防不勝防的突擊,其中之一是把慕尤丁調出柔佛,讓他參加國會大選;而在中選後竟只被委為青年體育部長(有人戲稱為足球部長)。這意味著慕尤丁在柔州的勢力逐漸被剷除。

不過馬哈迪仍然不動聲色繼續讓安華、納吉及泰益保留原官職。

可是在1996年黨選時,馬哈迪就部署一記「回馬槍」,鼎力支持阿都拉殺回副主席職位,結果勢力最弱的慕尤丁也成了「代罪羔羊」,在副主席黨選中落選,把位讓回給阿都拉。

在當年,青年團的團長阿末扎希及婦女組主席西蒂查哈拉也是安華的人。雖然安華仍然在巫統黨內舉足輕重,但馬哈迪已開始行動了。他在1996年黨選前成功說服東姑拉沙里(前財長)率其46馬來人黨全數歸隊回巫統(約有20萬人)(因為46黨在1990年及1995年的大選都差強人意,不成氣候)。

東姑拉沙里的回巢基本上對安華沒有大威脅,因為有自知之明的東姑拉沙里不競選任何黨職,因而被馬哈迪派往吉蘭丹重振巫統旗鼓。

用達因克制安華

如果說東姑拉沙里對安華沒有直接的威脅,那麼馬哈迪在1997年杪將前財長達因召回出任「國家行動理事會」的行動主任,也就是大有文章了。

除了應對突然發生的「亞洲金融風暴」外,達因是用來克制安華的。

果然不出所料,在1998年國慶日(8月31日)的兩天後(即9月2日),馬哈迪全面革職安華的官職;且在9月3日通過巫統最高理事會開除安華黨籍,理由是安華涉及不正當性行為。

過後安華這一邊單槍匹馬向整個政府機構宣戰,但他的「戰友」並未與他同進退,這些人包括慕尤丁、納吉及阿末扎希。

施壓讓阿都拉就範

馬哈迪直到2003年才把棒子交給阿都拉,但又對阿都拉遲遲不委納吉為副揆感到不滿,因而施加壓力讓阿都拉就範。

真沒想到阿都拉在2008年的大選領軍不力,被安華一舉擊破國陣的五大城池(吉、檳、霹、雪及丹州)。馬哈迪對此大表憤慨,進而逼迫阿都拉「辭職謝罪」。

於是在2009年4月,納吉登場了。最初他獲得馬哈迪的全面支持與祝福,後者同意重回巫統(在阿都拉當政時,他退出巫統)。詎料在2013年大選後,馬哈迪發現納吉並沒有重振巫統和國陣,轉而促請要納吉辭職;尤其是在2015年爆開一個馬來西亞發展有限公司(1MDB)事件後,更與納吉勢不兩立。

但沒想到在2016年加入馬哈迪陣營的竟是早年被他打壓的慕尤丁,而離開安華的阿末扎希更是官運亨通,如今已躍至副首相兼內政部長。他是再重投馬哈迪後,得以在巫統內步步高升。

今天可悲的是,安華的宏願隊伍只回來慕尤丁,而納吉及阿末扎希卻與他「不共戴天」。最不可思議的是,當年對「宏願隊伍」恨之入骨的馬哈迪竟掉回頭來與安華在18年後又首次握手泯恩仇。更想不到的是馬哈迪竟能夠與慕尤丁共組土團黨來向納吉全面反攻。這種角色調換和相同的人仍在舞台上鬥爭,在世界政治史上是罕見的,也許是絕無僅有的。至此我只能有一句話:此一時,彼一時,乃政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