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詩堅:伊黨不會是贏家!

2017年06月03日     35,305     檢舉

伊斯蘭黨原青年團團長聶阿都(已故聶亞茲兒子)在吉打的團大會上說,只要在來屆大選讓更多的年輕黨員上陣,青年團就能實現黨主席(哈迪阿旺)的期望,奪下40個國席,而且能執政5個州。雖然他沒有指出是哪5個州,但依照馬來人口較多數的州來看,計有吉蘭丹、登嘉樓、彭亨、吉打及玻璃市。

由於聶阿都是不贊成與其他反對黨合作。因此如果伊黨獨自參加大選,它要取得如此佳績是不可能的。

 

與此同時,伊黨宗教教師也在吉打舉行大會,吉打州主席末惹查帶領眾教師高喊口號揶揄「誠信黨該死」。

這是指2015年在黨選中被排斥的所謂「開明派」另組成的新政黨,且已與其他反對黨合作,組成「希盟」。即使影響力被評為不大,但伊黨仍然擔心誠信黨會搶走它的選票,這也難怪它要詛咒誠信黨。

在同一個場合上,吉蘭丹州務大臣阿末耶谷更是發表左右開弓的講話,既諷刺「希盟」及誠信黨的路線,也指責國陣的路線。他說伊黨需要致力成為執政黨,因為現今的執政者是走「世俗民族主義」的路線,必須被推翻。

反之如果伊黨無法掌權,則會是另一個世俗政黨,即社會主義的世俗政黨將取而代之。這一段演繹十分牽強,也與事實不符。

如果不幸發生「世俗社會主義」的政黨取代「民族主義的世俗政府」,那麼伊黨可能需要用60年的時間來推翻社會主義世俗政府。

從這樣看來,伊黨似乎已認定本屆黨代表大會不會通過與其他反對黨合作的動議。退一步來說,即使不主動「斷交」,也必會開下條件。這個條件就是伊黨無時無刻在強調的宗教優先政策(以支持或反對355法令下的修正案作為立場的標準)。

但如果其他反對黨有意與伊黨合作,如公正黨及團結黨,它們也不會接受以支持355修正案作為合作的基礎。

在這方面,馬哈迪已為伊黨「算命」,即至多能保住15個國席(目前伊黨共有15席,走了6席)。因此他還是希望伊黨能認識到合作與團結的重要。

如果說馬哈迪的推測算是厚道,那麼公正黨副主席的拉菲茲就對伊黨更為悲觀的說法,他指出若伊黨單槍匹馬參選可能會輸得很慘。

究竟有多慘,恐怕也沒有人能算得出來。但如果我們根據歷史記錄來審查,伊黨在一個特定的年代是幾乎下沉的,沒有讓人看到它的未來。

例如在1978年中央政府突然宣布只在吉蘭丹州舉行州選(這是因為伊黨的兩派爭奪吉蘭丹州務大臣的職位導致發生流血衝突,促使中央動用緊急法令接管丹州政權(1977年),並開除伊黨出國陣)。

翌年在伊黨內訌不息的當兒又舉行州選,更讓伊黨窮於應付,結果伊黨在36個議席中,只保住兩席,其餘的歸國陣及由伊黨分裂出來的「回教陣線」所擁有,即前者23席,後者11席。

1986年只剩一國席

除了失掉丹州政權告別後,伊黨在1986年的國會大選竟然只剩下一個國席。

在雙重打擊下,伊黨才意識到與其他反對黨合作的重要性。如果不是1990年由46精神黨扶伊黨一把,伊黨不會有今天。

同樣的,如果不是安華在1998年跌馬被逼成立新黨(公正黨)與伊黨和行動黨合作,在1999年的大選結成反對黨陣線(替代陣線),伊黨不會在那一年的大選春風得意,再奪下登嘉樓州政權(也保住丹州政權);更在國會議席前所未有的突破,共占27席,成為最大的反對黨。及後也在2008年大選,也是安華苦口婆心撮成伊黨再回到反對黨陣容來,但各自宣傳,只是選區沒有「自行殘殺」。

果然這是一場令反對黨吐氣揚眉的大選,在一夜之間奪下5個州政權,也讓人瞠目結舌地看到反對黨竟擁有82個國席(總數222席,國陣140席),形成了兩線制的格局。

繼之在2013年的大選,伊黨仍然守在「民聯」才保存了「民聯」的政治勢力,變成89席對國陣的133席。雖然只執政三個州政權,但「民聯」仍是「希望在明天」。

詎料,自2015年後,伊黨與行動黨絕交,而且又不斷提出回教刑法,造成水火不容的對峙。

若是伊黨孤軍作戰,它將會是下屆大選的輸家,過去的「心血」豈不是付諸東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