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程弘:大馬不應發展核能發電

2017年05月30日     6,642     檢舉

2017年3月,國際原子能機構針對馬來西亞欲興建核電廠的第一階段評估報告顯示,我國已做好充分準備發展核能。此消息一傳出,原本胎死腹中的發展核能計劃再次死灰復燃。大馬核子能機構也在日前表示政府正在對核電廠計劃展開評估和研究,看來核能的入侵已經是勢在必行。其實,早在2010年底,大馬政府便宣布推動核能計劃,要在10年內興建兩座核電廠,以開拓新能源,每座核電廠料可生產1000兆瓦的電力。綜合時任能源及綠色工藝部長陳華貴和大馬核能機構的說法,大馬發展核電廠是出於三個原因:

1.解決日益增加的能源需求

2.核能是環保的能源

3.發展核電成本低廉

隨著2011年日本福島的核災事故的爆發,大馬政府面對輿論壓力,而把計劃展延至2030年。然而,馬來西亞根本不需要也不應該發展核能。

先分析需要性問題,從現況來看,馬來西亞核子機構總監拿督慕哈末勒拜朱里表示,國內現有的能源都足以應付需求,沒有建核電廠的必要。馬來西亞國家能源局甚至揭露國能儲電量高達52%,超越國際標準的5倍,能源不足的說法實為空穴來風。

放眼未來,根據2010年時任能源部長陳華貴的資料,2030年興建的大馬核電廠只為提供全馬2000兆瓦電力。但是,根據馬來西亞現有的能源發展計劃,大馬已經能夠創造出4000兆瓦的可再生能源總量。原本核電廠想要貢獻的電力早已經被可再生能源所領先一步,根本沒有必要多此一舉。

再且,核能燃料—鈾(uranium)本身也是一種即將枯竭的能源,即使可以利用,也是明日黃花。日本核工研究學者小出裕章指出,即使全球的鈾開採完畢,在45-80年內也會完全耗盡。計算我國發展核能從研究,興建到運作所需的時間,核能在我國的發展前景也受到時間限制,既不符合我國邁向永續發展的趨勢,也不能根屬解決能源枯竭之危機。

再來檢討發展核能到底能不能環保。擁核派的說法多數建立於核能發電可以減低碳排。確實如此,但是環境保護理應探討的方面還包括核輻射對地球的傷害。根據《核輻射及核廢物的處理》一文中指出,核廢料的輻射衰變期長達7億年,基本上可被視為永恆的垃圾。然而,世界核能協會更揭露至今無任何國家可妥善處理核廢料。在2013年,全球科技第一的美國因地下存儲罐超過20年,造成378萬升的放射性液體泄露,該地區成為美國核污染最嚴重的場所。解決碳排,卻製造了更大的麻煩,明顯是讓環境議題愈演愈烈。

成本方面,大馬若發展核電廠,僅在建設方面,初期就得投入213億馬幣。而核電廠的養護、維修成本也不容小覷,菲律賓政府每天須花至少1萬美金的養護費以確保其安全性。而核電廠的壽命只有40年,唯有通過延役才能繼續使用。可若要延役,法國核電廠將在未來20年耗用1千億歐元。法國因不堪投入資金過大,唯有提高電費。雖然發電成本低廉,但是發展核電廠的整體成本過於龐大,一加一減,為了節省成本而發展核電也只不過是做白工。

其實拒絕核能,到底還是因為我們畏懼萬年難除的核輻射。比如車諾比核電廠爆炸,當地痛失高達20%的農業用地,230萬人健康受核輻射危害,留下的是900年不適合人類居住的滿目瘡痍。27萬烏克蘭人因車諾比核泄漏事故患上癌症,其中致死9.3萬人。日本福島的無辜小孩甚至需要為上一代的錯誤承受,天生下來就多一顆眼睛,少一隻手。

山埃治金廠、關丹稀土廠、邊佳蘭石化已經夠毒了。加上核能發電廠,豈不是四大毒王齊聚一堂,把馬來西亞搞得烏煙瘴氣,病入膏肓?